【Redmonkey Mind】的士軟件博奕

【Redmonkey Mind】的士軟件博奕

上月,Uber 進軍香港的士叫車軟件(App)市場,提供 200 港元乘車優惠,可能車隊數量不夠,很多乘客無法成功叫車,出現尷尬,但也成了另類宣傳。

論燒錢宣傳的激烈程度,香港同業沒一間比得上大陸「快的打車」及「滴滴打車」,合共已燒錢 20 億人民幣。兩者的市場佔有率在去年底已分別搶去56.5%及43.3%,明顯已淘汰競爭對手。當大家期待今年再來一場燒錢大戰之時,兩者竟在情人節宣布合併。應用程式合併也非無先例,當年優酷及土豆兩大影片平台便是最佳例子。

強強合併等於壟斷?
打生打死後也能合併,最意料不到的是兩者背後的股東阿里巴巴(BABA)及騰訊(700),竟然會接受合併方案。生意歸生意,最終還是向錢看,「快的打車」及「滴滴打車」的市佔率相若,繼續競爭燒錢是無底深潭,合併換來《華爾街日報》估算有 60 億美元估值,上市套現的時間表變得更實在。

若合併成功,其他同業又怎能存活?所以先前傳聞「快的」收購的「易到用車」,已正式向中國商務部反壟斷局及國家發改委舉報「快的」和「滴滴的」合併嚴重違反中國「壟斷法」,要求立案調查並禁止兩間公司合併。

有關是次合併,不知道作為投資者的馬雲及馬化騰等有何意見?但主導者並非像外界估算般源於投資方博弈,而是兩間公司管理團隊,或許也認同 PayPal 創辦人 Peter Thiel 支持競爭及反壟斷是變相在破壞價值的理論,因為過於劇烈的競爭會令市場進入零和遊戲,沒有盈利,那有資本持續支持創新和改進?

其實,Peter Thiel 的論點去年 11 月在此專欄有所提及。他提到 Google 當年被投訴在搜尋宣傳市場是壟斷者,卻在數碼媒體推廣市場佔比仍不特別大,以及若放在包括傳統媒體的整個推廣市場上更是微不足道作為抗辯。

對於上述兩個叫車 App 合併,準總裁柳青回應指出,流動出行是剛起步的市場,所有叫車 App 加在一起都不到 15% 的市場分額。至於中國商務部接受此解釋與否,要看管理層的游說能力。

利益申報:筆者為持牌人士,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或客戶,持有阿里巴巴(BABA)及騰訊(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