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整電話  FYND要做維修界Uber

上門整電話 FYND要做維修界Uber

智能電話無疑方便了生活,不過每當壞掉,就很不方便。原廠維修收費貴,輪候時間長,更甚要等幾天;拿到外面維修亦要花時間。來自星加坡的 FYND 看中市場機會,採用 Uber 的 O2O 概念,上網落單,安排維修專家在預約時間上門修理。

智能電話本身有市場龐大,還帶動相關的行業發展,維修是其中之一。當原廠服務和維修專門店未能滿足用戶的需要,造就類似 FYND 的維修服務 O2O 配對平台。

登上 FYND 網站,選取需要維修的電話型號,再選擇裝置的故障情況。過程用問答方式逐一深入剖析,確定電話的損壞程度,好讓作出準確即時報價。用戶認為價錢合適,便選擇上門維修的時間、地點。系統將訂單派至維修專員,接受後跟客戶確認。到時帶同維修工具和零件到府上,在客戶面前修理好裝置。

先檢查問題,然後開始維修,過程約 30 分鐘至 1 小時,視乎故障的複雜程度。以最常見的畫面玻璃爆裂為例,僅十多分鐘便完成更換。完成維修後,在專員的電話上簽署確認,並可選擇用現金或信用卡付款。

維修師父在客戶面前先檢查問題,然後開始維修,過程約 30 分鐘至 1 小時,視乎故障的複雜程度。

維修專家在客戶面前先檢查問題,然後開始維修,過程約 30 分鐘至 1 小時,視乎故障的複雜程度。

從星洲拓展到香港
智能電話維修需求殷切, 促使星加坡人 Alex Deven 夥同幾位拍檔創立 FYND。他指出,獅城跟香港情況相近,原廠維修服務等候時間長,往往亦要維修數天,對用家實在不太方便。同時,他們普遍對第三方的維修店鋪不夠信心。「尤其智能電話內載有用戶私隱,並不是人人都放心交給他人維修,由專家上門在客戶面前維修,保障私隱,既方便又即時可用。」

面對這兩難的情況,Deven 在 2014 年 11 月成立 FYND,把維修電話的需求,跟專業維修人員配對。「高手在民間,其實坊間有不少維修專家,未必全職投身維修工作。通過這平台,可將技術和生產力釋放。專家選擇彈性接收訂單,遇上適合的時間和地點才出動。正如當 Uber 司機,有全職和兼職,FYND 的維修人員亦一樣。」

平台以維修 iOS 裝置為主,Deven 解釋,蘋果公司的產品在星洲智能電話用戶所佔的比例較高,而且只有十數款產品,相對標準,容易報價和維修。不過,他強調,亦接受其他 Android 電話的維修要求,但未必提供即時報價。

開業近兩年,至今在星加坡每月接到近千張維修訂單,並在今年開始拓展海外市場,首選香港。Deven 表示,香港的 iOS 裝置滲透率跟星洲一樣高,市場模式相近,更有靠近深圳的優勢,為公司尋找優質零件。

(左起)歐陽德輝、Alex Deven 和徐寬誠表示,上門維修智能電話有一定市場潛力。

(左起)歐陽德輝、Alex Deven 和徐寬誠表示,上門維修智能電話有一定市場潛力。

本港業務增長加快
該公司今年 4 月正式在香港推出服務。其香港營運經理徐寬誠表示,本地市場對維修智能設備有一定需求,開業僅半年,上月內完成逾 200 張訂單,預計今月可超過 300。「香港的服務現時主要經口碑介紹,例如專家到辦公室維修,同事大多會對服務感興趣,日後需要時便自行預約。」

現時在港有 7 個維修專家,大部分屬兼職。「訂單增長近月見有增加快趨勢,專家開始不夠用。最快預約要隔天
才上門。」

歐陽德輝是 FYND 第一位加盟的全職本地維修專家。以前曾在維修店工作,後來認識平台的特點,索性全職投入。「以前坐鎮店內,要等客戶找上門,感覺被動。現在由平台派發訂單,接單與否可以選擇,工作的主導權在自己手上。」

平台另一特色為維修專家建立個人品牌。歐陽德輝表示,每位專家的名片上設有個人網址,用戶下次維修,或向親友介紹,可直接輸入網址,指定維修專家。他續稱:「在平台上接收訂單時,亦可為建立自己品牌。」

完成修理後,設查檢清單讓維修專家逐一去試,確保電話功能正常。

完成修理後,設查檢清單讓維修專家逐一去試,確保電話功能正常。

不怕競爭因專注
除了在星加坡和香港開業,FYND 上月擴充至台灣台北和印尼雅加達。Deven 表示,兩個市場各有特色,不過同樣對 iOS 設備的維修需求甚高。

目前市場上同類 O2O 服務配對平台湧現,但 Deven 認為有力面對競爭,因勝在夠專注。「其他大多屬綜合 O2O 平台,只將維修需求跟專家配對,報價要私下溝通,更何況用戶未必了解損壞程度。FYND 只做智能電話維修,提供網上即時報價,加上維修專家要通過試用才可加盟,保證有一定技術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