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學校沒有家課

假如學校沒有家課

香港小學生所面對的壓力,已經喚起社會各界關注!歐美國家也不遑多讓。近年教育學者積極研究家課的利與弊,當中表表者是 Denise Pope 教授。史丹福大學以 Pope 教授領導團隊,研究學生壓力(Stressed Out Student Project SOS)。教授發現學生壓力的主要來源是學校的家課,阻礙青少年參與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剝削自由選擇喜愛的,也未能培養良好的品格。

教授指出現時的教育制度過份強調家課的作用,學生的學業成績與家課多寡沒有必然關係,相反增加學生的壓力,減低學習動機,也削弱青少年的創意思維。全美家長教師會 2014 年建議一年級學生每日做十分鐘家課,其後每年遞增十分鐘至六年級少於六十分鐘!越來越多美國小學取消家課,只建議家長與孩子每天閱讀三十分鐘。法國政府 2012 年提出全面基礎教育改革,全面禁止家課(Homework),只容許小學生在學校完成作業(Schoolwork)。

美法倡零家課

香港教育局 1993 年開始逐步推行小學全日制,提供更理想的學習環境,和更多元化的學習活動及緩和緊逼的上課時間。當年有教育專家建議取消家課,鼓勵學生在學內完成作業,可惜未能得到共識,教育局只建議學校必須有兩節課堂時間作功課輔導,協助學生完成作業,讓學生參與課外活動。二十年後大家已經忘記了當年的承諾,很多學校索性取消輔導班,騰出更多時間上課。教育局也沒有提出法律限制,約束學校有增無減的家課量,學生壓力百上加斤!現時仍然有很多家長對於取消家課有保留,擔心子女放學後不做家課,疏於溫習,考試成績不理想,削弱競爭力,未能考上理想大學!

芬蘭教改分享

芬蘭二十多年前率先全面取消家課政策,所有小學禁止上學時間以外做家課,高中學生的家課時間稍微放寬,但也少於一小時!根據國際權威學術水平評核報告,自二千年以來,芬蘭學生的學術水平一直高企,失學率十分低,六成學生完成高等教育,讓其他國家刮目相看。PasiSahlberg 自 1991 年執掌芬蘭教育部長,致力改革教育制度,提高教師學術水平、降低老師學生比例、增加學校獨立自主及取消校外家庭作業等。證實芬蘭教育改革取得重大成果,Sahlberg 的改革更是各國爭相效法的榜樣。教授也應邀協助多國教育改革。他綜合改革經驗,2015 年出版了「芬蘭教訓」(Finnish Lessons 2.0)。現已翻譯成多國語言,更成為暢銷書之一!

香港教育改革刻不容緩,學生承受太多功課和考試壓力,影響身心靈發展,課程也缺乏獨立思考訓練,只著重背誦和操練!芬蘭的教育改革成功,香港值得作為參考。教育的理念不應著重傳授知識,而是應該啟發思維!高等教育應該開放及降低門檻,讓學生自由選擇喜愛的大學課程;學校應該有更大的自由,提供更多元化的課程;家長應該避免過份操練考試,鼓勵子女積極參與公益活動。期望不久將來,香港莘莘學子不再辛勞,享受各式其式的學習機會,迎接瞬息萬變的未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