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基因與 ADHD

冒險基因與 ADHD

自從 2003 年人類基因排列組合解開之後(Human Genome Project),各國科學家爭相研究不同疾病的基因變異,希望可以在發病之前,作出適當治療,避免引發嚴重的身體傷害及併發症。癌症、自閉症及老人認知障礙等,迄今都有突破性發現!當中最有趣的發現,應該是「專注力失調與過度活躍症」ADHD 基因。

今天的歐洲、亞洲及美洲不同種族的人,都不約而同地有百分之五患上 ADHD,但是患者只有七成對藥物治療有顯著效果。專家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只有歐洲、亞洲及美洲人都穩定地有百分之五患上 ADHD,而非洲的原始部族鮮有發現?科學家最終發現了 ADHD 基因中有 DRD4!DRD4 基因減低了大腦內多巴胺的的活躍程度,讓我們喜歡刺激及新奇的事物,也推動我們探索新事物。

基因於兩萬年前形成

八萬年前東非有一族智人( M68, Genographic Project)離開非洲,到達了亞拉伯半島(冰河時期水面低一百米),我們一直逐草而居,收集野果為生,未能突破現狀,只能在樹上生活,逃避猛獸攻擊!大約兩萬年後,基因突變,出現了 DRD4 基因(註1),這些人有冒險精神,探索新事物。嘗試圈養牛羊、飼養家禽,也學會使用工具、武器、船艇等,團結各成員,保護家園,學習耕種,領導大家克服困難,成為戰力十足的部落!就是這樣,大約二萬年前,我們把歐洲及亞洲的其他人類,包括「尼安德塔人」及「哈比人」消滅,成為地球的主人,孕育了不同的文明!

冒險基因是人類文明的最重要突變,讓我們發展音樂、藝術、文學、科學等!可惜亦因為過度冒險,容易操心大意,也可能有魯莽行為,爭勝不知輸,引致了激烈的性格,甚至破壞法紀,傷害別人的利益!

科學家再發現冒險基因 DRD4 其後有不同的演進。歐洲人是 7R,比較進取及冒進,到了亞洲以後,再演變為 2R,比較溫和。這樣的發現也引證了西方與北方人比較進取及激進的性格;東方與南方人比較保守及漸進。上月香港的兒童精神科專家與科學家發表了一篇重要的科學論文,證實了香港 ADHD 患者及其家人的基因是 2R 而不是歐洲人的 7R(註2)。

有效檢測減低副作用

基因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檢測費用也相對下調,也可普及使用。近日基因科技公司可以檢測病人是否擁有 ADHD 治療基因,可以確定病人服用藥物後,有顯著的成效。很多確診 ADHD 的患者,害怕服藥後有不良反應,也擔心效果不理想。現時很多病人可以檢測基因的結果,明白了不同藥物的新陳代謝,讓筆者能準確使用合適的藥物,也避免了嚴重的過敏及副作用!

註1:The Genetic Architecture of Selection at the Human Dopamine Receptor D4(DRD4)Gene Locus. E Wang, 2004.
註2:Family-based association study of DRD4 gene in methylphenidate-responded ADHD. P Leung,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