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法學聖經 用 Minecraft 製遊戲

新法學聖經 用 Minecraft 製遊戲

用 mBlock 學 Arduino 編程的部分進入最後一期,程式的部分已於上期完成。今期的任務是在 App 上進行必需要的設定,以及連接示範。

無可否認,傳統教學模式依然有其存在價值。然而,面對緊逼的課程以及教案,要學生全程投入學習過程而仍然顯出新鮮感並非易事。因此,現時大部分老師都會嘗試採用不同方式的教學法去燃起學生們的學習興趣。當中,Minecraft 教學版的出現,可謂我們作為老師嘗試摸索全新教學方式的新契機。

Minecraft 不止是電腦遊戲,也是一套學習電腦編程的工具,在 Hour of Code 的活動中也可見。

Minecraft 不止是電腦遊戲,也是一套學習電腦編程的工具,在 Hour of Code 的活動中也可見。

遊戲套入學科可行性?

一直以來,本地有不少學校皆勇於嘗試及積極參與各式各樣的嶄新教學模式,好讓擁有不同天賦的學生能夠在一個既公平又充滿樂趣的環境下學習。近年我們發現,以沙盒式開放世界主導的電腦遊戲 Minecraft,畫面看似簡單,但其充滿特色的世界觀、以及可讓玩家自行設計及編程的內容,正好為我們進行課堂設計打下了良好基礎。

學生們對使用 Minecraft 進行教學甚表興趣,專注度也較以往高。

學生們對使用 Minecraft 進行教學甚表興趣,專注度也較以往高。

舊約中的聖殿在聖經中只有文字描述,經由 Minecraft 建立聖經故 事,學生能以第一身代入舊約故事中,引發出更大的創意。

舊約中的聖殿在聖經中只有文字描述,經由 Minecraft 建立聖經故事,學生能以第一身代入舊約故事中,引發出更大的創意。

在正式引入 Minecraft 前,我們曾為各個學科進行評估,最終李君尚校牧選擇在宗教科進行教學測試。畢竟學生對聖經故事有基本認識,但細節內容未必清楚,亦未明白當中道理。同時,受到家長反對的情況亦相對較少,並且有助老師認真研究整個計劃的成效。

將宗教故事呈現

我們決定以舊約事蹟為題如摩西、大衛故事,又或是挪亞方舟、聖殿建築等各主題,讓學生用 Minecraft 將故事呈現出來。要做到這一點,他們需深入了解整個故事,然後做好資料搜集,如計劃好方舟的大小尺寸、裡面的間隔及設施、不同種類的動物等,再利用軟件內所提供的資源和工具,才能打造出一艘屬於他們的挪亞方舟。

過往宗教科目一般以課本教授,有時候學生已認識故事,學習興趣不大。不過,運用 Minecraft 為表演工具,教授挪亞方舟的故事,宗教科老師留意到學生們竟然罕有地願意在課後時間,繼續留校研究及完成作品。反映出寓學習於遊戲的教學方法絕對能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亦能令學生的知識更牢固。在製作方舟的過程中,不但能培養學生的創意、協作能力和團隊精神,透過向其他同學展示自己的作品,也可訓練學生的演說技巧。

參考各國教學經驗

事實上,在正式引入 Minecraft 教學前,校方亦曾擔心以遊戲嵌入教學會否帶來不良影響。不過,經過老師們的深入研究,發覺 Minecraft 並非一套單純的電腦遊戲,只要經過老師的引領和指導,以及參考眾多來自外地學校使用 Minecraft 教學的成功例子,Minecraft 可以成為合適的輔助教學工具。今年初,我曾遠赴匈牙利布達佩斯出席由 Microsoft 主辦的全球教育工作者高峰會,來自全球各地的老師交流,了解他們如何將最新的科技融入教育中,其中包括如何將 Minecraft 套入不同學科,獲益良多。

遊戲促進自學

經過半年時間測試及調整,我們發覺使用 Minecraft 配合學習的學生,學習動機明顯有所提升,大部分學生皆懂得主動完成功課,這種情況可謂前所未見。學生甚至懂得主動就功課內容進行調整。另外,學生都明白在課堂上使用 Minecraft 並非進行遊戲,但因為其學習過程充滿娛樂性,帶動學生無論在表達能力、演說技巧,以至同學們間的合作及互動性都有所提升。學生甚至會主動與老師研究 Minecraft 的配置與資源運用,這亦是老師們感到驚喜的地方。因該學習活動最後要求學生以小組匯報,正因 Minecraft 聖經故事是學生們自己製作,學生於匯報時更加投入。

學生根據故事,重塑方舟內部,由於細節需要一一呈現,就有更多思考的機會。

學生根據故事,重塑方舟內部,由於細節需要一一呈現,就有更多思考的機會。

學生根據故事,重塑方舟內部,由於細節需要一一呈現,就有更多思考的機會。

學生根據故事,重塑方舟內部,由於細節需要一一呈現,就有更多思考的機會。

學生組隊各自介紹聖經故事並在堂上進行簡報。

學生組隊各自介紹聖經故事並在堂上進行簡報。

總括而言,新一代學生接受新思維的能力無疑較高,作為老師,我們亦不能固步自封,盲目將有趣的遊戲平台隔絕於學校課程之中。今次 Minecraft 成功嵌入學校的宗教等科目,更讓我們這批老師進一步反思─數碼遊戲學習正式降臨到本地教育體系內,作為教育工作者,是時候整裝待發,重新認識數碼教學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