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夢想 成真定破滅?

小學生夢想 成真定破滅?

2016 年 9 月有個全新的學界計劃誕生,稱為 DreamStarter。顧名思義,是鼓勵學生追尋夢想,並結合眾籌方式,讓夢想成真。在學校的實施方式是上午課仍為傳統課堂,下午課改為專題學習。歷經一個學年,究竟小學生會夢想成真或是夢想破滅?今期走進浸信會天虹小學的 DreamStarter 成果展,看看師生的成果。

早前浸信會天虹小學開設了 DreamStarter 成果展,計劃發起人之一的黃岳永表示,計劃緣起是由於有學界人士瞭解到很多學生,雖然在學校有具體的學習目標,但缺乏夢想,如何協助他們有夢想並實現,是計劃的目的。計劃期望從小學開始協助學生建立創新精神,包括學會發問,從而學會尋找答案,延伸下去學會有夢想,並有能力實踐。

實現夢想四要訣

有了創新精神,緊接就是勇於執行。實際上,夢想要實現時,就需要有執行的動力。過去學生的夢想,大多較為遙遠,而實務的成年人由於「預見」夢想不易達到,或會在言行間阻截了學生尋夢。展開 DreamStarter 後,學生有實踐夢想的機會,從小增加信心,而且每個計劃就如同 STEM,他們會遇到實際上的問題,包括開始時往往自身能力不足夠、也可能是方向錯誤而需要重新調整及製作,這也是尋夢實踐裡必須面對的事實。

當日有 28 個攤位,分布於操場及課室每個角落。

當日有 28 個攤位,分布於操場及課室每個角落。

DreamStarter 計劃發起人之一的黃岳永表示,將夢想成真其實有法可依。

DreamStarter 計劃發起人之一的黃岳永表示,將夢想成真其實有法可依。

人既非萬能,在實踐過程中,就會發現自身的不足。實踐夢想,尤其是要將夢想變成真正成品時,很多時並非一己或小眾力量就可以完成,此時要學習籌募或合作的能力。借用 KickStarter 的理念,DreamStarter 因此先建立網絡平台,讓學生能藉計劃列出籌募,也方便協助者理解。黃岳永表示,DreamStarter 計劃並非只是學生的成品,還有當中學習的各項元素。接著走到各成果的攤位中訪問,分別有不同年資的老師,也有各年級的學生。

拯救海洋水母機械人

由三年級的區謁尹同學介紹水母機械人,只要把機械人放入水中便能收集垃圾,機械人內有燈照明及鏡頭,能拍攝收集狀況。不過,水母機械人為何能收集垃圾,原理由負責老師之一文慧儀老師講解,水母機械人經由桶內的機械組件,讓水流產生漩渦吸納附近漂浮於水面的垃圾。她坦言,本身為中文科老師,對機械設計組裝並不熟悉,要完成整項計劃,成功要點是將複雜的結果,分拆為三階段,因應效果隨時修正,最終才完成。

文慧儀與初小學生合力製作水母機械人。

文慧儀與初小學生合力製作水母機械人。

文老師表示對組裝的空間感較差,成果展當日的水池由三年級學生自行組裝。

文老師表示對組裝的空間感較差,成果展當日的水池由三年級學生自行組裝。

不過,水母機械人技術雖然難,但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學生的變化,三年級的男同學能自行處理電路問題,令她十分驚訝。此外,展示當日所使用的水池,也是由數位同學齊心組裝而成。此外,部分同學在性格上也有明顯改變,由於該組是初小組別,由一至三級同學合作組成,三年級學生於當中變身領導者的角色,成熟度有明顯的提升。

六年級學生 真心談師生關係

和各組學生傾談時,大多學生會感興奮,課堂不在沉悶,而且他們能明確說明,學到很多課本上沒有的知識。然而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與學生盧銘賢的對話。

盧銘賢參與的是變型家俬計劃,他表示 DreamStarter 計劃讓他改變很多,其一是學會與老師溝通。他回憶在天虹六年的學生生活,一直以為只能向老師發問課本上的問題,因為發問是代表沒有留心上課或學習,隨著參與計劃,與老師的接觸機會增加,才發現老師不介意學生提問,而且老師原來會不理解學生為何不明白。他補充,當他發現此情況後,也留意到相同問題常出現於與父母之間的關係中。

盧銘賢參與的是變型家俬計劃,他表示 DreamStarter 計劃讓他改變很多。

盧銘賢參與的是變型家俬計劃,他表示 DreamStarter 計劃讓他改變很多。

參與計劃後,他自言信心和膽量增強,學會與老師或父母溝通,現在可以隨時與他們討論任何問題。老師以外,與同學的接觸機會也增加,畢竟過往的課堂大多安坐,休息時間也有限,與同學溝通不多,參與計劃後與別人接觸機會大增。

另外,真正動手做後,才明白夢想是要逐步實踐。例子之一是他們設計變型家俬時,很多同學都直覺認為如變型金鋼一樣,按掣就能變身,但在製作時會確實接觸到,當中每個步驟均需要學習及設計,簡單如鋸木、轉鏍絲位等也有技巧,是次學習是一個全新的經歷,在課本上絕對學不到。

明年四校參與 DreamStarter

以上訪談均有很多有意義的內容,限於篇幅不能盡錄。筆者最後作一個小結,雖然學習的成效無法從分數及成果評估,然而跟一眾老師的結論一樣,學生對生活事物的思考層面擴闊很多,明確有更多的認知,而解難能力也有所提升。

流動藝術車是師生和多個外界聯繫合作的成果,有染色、皮影藝術的木頭車,十分創新。

流動藝術車是師生和多個外界聯繫合作的成果,有染色、皮影藝術的木頭車,十分創新。

天虹樹屋是學生的夢想之屋,採訪期間剛好下雨,但學生仍想攀登,只是安全考慮暫停開放。

天虹樹屋是學生的夢想之屋,採訪期間剛好下雨,但學生仍想攀登,只是安全考慮暫停開放。

不過,計劃也反映學界積存的大難題,香港學界普遍缺乏資金、人力和物力,也體會到老師壓力不淺。承接上期佛教慈敬學校校長採訪所言,政府和商界大多關注大學,幼稚園、小學和中學長期欠資源,令到很多教育計劃難以推行。未來要實現香港學生有夢想的計劃,看來並不容易。或許如朱校長所言,需要更多倔強和堅持才能成功。幸運的是,明年有四間學校加入此計劃,筆者誠心期望香港學生有更多實踐夢想的機會。

最後,計劃是成功或失敗?雖然問題預設是兩個答案,但學會全新的學習模式後,答案也應跳出框框。在筆者眼中,計劃令師生學會走出新方向兼示範了學校不止一條路,這豈能用兩個字作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