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放生了朱克伯格?

誰放生了朱克伯格?

Facebook CEO 朱克伯格上周一連兩日要到美國國會出席聽證會,向議員和公眾解釋用戶個人資料外洩事件。本來,美國各大傳媒都準備大肆報道,甚至提供即時新聞,讓大眾知道 Facebook 不為人知的個人資料處理方法;這也是不少企業領導者最怕面對的場合,假如應對有甚麼差池,對公司形象有損,對股價也可以有大幅影響。不過,朱克伯格似乎很輕鬆就過了這兩天。

「科技文盲」的可怕

能夠令朱克伯格鬆容過度,原因除了是他背後有大量的律師團隊作足夠準備,最大的問題是國會議員的問題,大部分都顯示出議員提問的問題水平,屬於「科技文盲」,對於 Facebook 的運作,不單沒有深入的認識,甚至連 Facebook 正在做甚麼的業務都搞不清楚。結果,沒有人問到問題的中心要害。當中最經典的問題,就是 Facebook 不向用戶收費,如何維持?相信我們的讀者,都會知道 Facebook 是靠廣告收入。

做成無王管局面

問題問得不到位,重心在於網絡世界的經營方式,和傳統的經營業務有著極大的改變,在現實的環境,無論是政府官員、議員、傳統大企業的老闆,好多都是「科技文盲」,企業的影響,最多是錯失了商機,又或者會被市場淘汰。但如果政府和議員都充斥著「科技文盲」的話,可以阻礙了科技政策發展,以及無法有效監察涉及民生的科技服務。

以 Facebook 這個例子,坐擁比任何一個媒體更有影響力的社交網絡,卻無人可以有效提出質詢,事件可能導致鼓勵更多擁有大量個人資料的網絡服務,濫用或者販售數據,甚至更加大膽利用數據左右社會方向。

今次議員不懂得有效向朱克伯格發問的情況,我們或許都覺得面熟,「科技文盲」不只是議員的問題,也是社會的大問題,年長的人經常說難和年青人溝通,其實也有因為「科技文盲」的問題,在數碼年代,十年可以是一個代溝,一隔幾代,難怪不能溝通了。想破解的話,你又認為應該如何處理?答案好明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