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訊專家 : 中國 5G 網絡宣傳被誇大

電訊專家 : 中國 5G 網絡宣傳被誇大

中國近年大力宣傳有關 5G 的技術,甚至今年中央電視台的春晚都標榜使用 5G 網絡來傳送 4K UHD 內容。國內媒體更紛紛以「 5G 時代已經到來」、「 5G 網絡如箭在弦」來形容,但有通訊網絡工程專家表示,國內有關 5G 的報導大部分都被誇大了。

這位大膽批評官方 5G 宣傳誇大的,是美國諾基亞貝爾實驗實首席系統工程師蔡亦鋼教授,多年來他一直專注 3G 、 4G 及 5G 流動網絡的系統及產品應用的設計和開發。他所工作的實驗室曾多次獲得諾貝爾獎,而他本人亦先後三次獲得  Bell Labs Inventors Award ,更擁有 700 多項目國際發明專利,其研究成果已更涵蓋汽車工業、航天科技、衛星通訊及磁力浮動鐵道的改良技術等等。近日蔡亦鋼教授在接受國內長沙理工大學媒體「云塘学院」訪問時候,就指出多個有關 5G 網絡的發展問題,並指國內媒體誇大有關 5G 網絡的報導,似乎有誤導公眾的成分。

中國出生的蔡亦鋼教授,於 2010 年再度獲得 Bell Labs Inventors Award

中國出生的蔡亦鋼教授(右),於 2010 年再度獲得 Bell Labs Inventors Award

首先, 5G 時代是否已經來臨呢 ?

蔡亦鋼教授認為,5G 網絡的發展和普及會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各國對於 5G 網絡推行的時間表,其實正不斷推後。原因是 5G 無論在技術和設備的成本都很高。太急於發展 5G 網絡及應用反而會得不償失。單是一個城市要鋪設無縫的 5G 網絡覆蓋已經要數年的時間才能成事,所耗費的成本更是不菲。網絡營運商只能循序漸進的鋪設網絡,除非中國政府自己花大錢去搞,但費用將會是數萬億人民幣去計算⋯⋯

銅鑼灣設置 Massive MIMO 測試基站所使用的 5G 天線。

5G 技術是使用極高頻( EHF ),雖然傳送速度高,但訊號的繞射能力有限,電訊商需架設比現時 4G 網絡數目更多更密集的 5G 基站才能覆蓋現有 4G 網絡所能覆蓋的範圍,所以基建成本很高…

4G 手機可以使用 5G 網絡嗎?

由於 5G 手機支援的頻譜和現時的 4G 手機並不同,嚴格來說,只有 5G 手機才能使用 5G 網絡。而部分 4G 手機或者可以使用 5G 的非獨立網絡,但速度上當然沒有真正 5G 的速度。蔡亦鋼教授指, 5G 技術使用的頻譜 26GHz 和 28GHz 都屬於極高頻( EHF ),比現時使用的頻譜(例如 2,600MHz)高出許多。意味 5G 能提供極快的傳輸速度,能達到比現時 4G 網路快 40 倍的傳送速度,而且時延低。可惜 EHF 訊號的繞射能力(即繞過障礙物的能力)十分有限,傳送距離很短,電訊商需每隔百多米距離就要安裝 5G 基站以增加覆蓋。

國內有很多關於 5G 應用的報導,說 5G 網絡可用於 UHD 視頻傳送,甚至能應用到遊戲、醫療等範疇,是真的嗎 ?

蔡亦鋼教授表示,要傳送 UHD 視頻訊號,甚至利用流動網絡作遙距醫療或救援機械操作,其實在 4G 網絡上早已經可以。他舉例去年泰國一班少年足球隊被困山洞的事件,當地和外國的電訊設備公司都有利用流動網絡去協助救援,甚至在山洞外架設臨時流動網絡基站。當然電訊公司要為相關機構作出協調,例如在調撥頻寬和增加相關機器使用的流量才可以,當然在 5G 技術層面下這些指標會再高一些。

有報導說 5G 具有高速及低時延的優勢,並指 5G 網絡能減低自動駕駛系統的成本,甚至能因為低時延來解決使用 VR 、 AR 會頭暈的問題,是真的嗎 ?

蔡亦鋼教授表示 5G 網絡的確具備低時延的優勢,但要做到低時延高可靠性,其實還有很多技術問題需要解決。而目前還未有自動駕駛汽車廠商有使用 5G 技術的計劃,所以他個人認為,這只不過是有關設備供應商在吹噓 5G 的應用。

2017 年,日本 Docomo 以 5G 網絡技術進行三地同步直播演出的實驗,但過程都有相當的問題要解決。

目前 5G 網絡的發展是否有困難 ?

蔡亦鋼教授重申, 5G 技術是使用極高頻( EHF ),雖然傳送速度高,但訊號的繞射能力有限,電訊商需架設比現時 4G 網絡數目更多更密集的 5G 基站才能覆蓋現有 4G 網絡所能覆蓋的範圍,所以基建成本很高。而且因為 5G 網絡和現時 4G 網絡使用的頻譜不同,設備未必能共用。電訊商在架設 5G 網絡的同時,又要考慮怎樣整合現有 4G 基站來騰出位置安裝新系統。另一個 5G 網絡要解決的是入網速度的問題,目前大部分設備供應商都是以單個或數個基站,使用幾台 5G 裝置來進行測試,但實際當有更多的設備和基站同時聯網,就可能出現更多未能預見的狀況,而這些都需以年計的時間去解決。

資料來源 : 自由亞洲電台、云塘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