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有理直說】國際排名對「機場」的啟示

    Dr. Joseph Leung
    Dr. Joseph Leung
    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30 年,現為香港零售科技商會副會長、香港電腦學會、英國電腦學會、新加坡電腦學會、英國市務學會及香港董事學會資深會員等多個學會會員。

    科技協助人類面對新常態

    新冠狀病毒疫情雖然仍是揮之不去,但面對沉重的經濟衝擊,各國政府都需要盡快將社會回復到正常狀況,特別是經濟發展;然而,要做得到絕對是知易行難,皆因不論各行各業,以至個人,都已經因為疫情而受到影響而作出改變,近日大家都稱之為「新常態」。

    疫情加速 「宅經濟」發展

    疫情期間,大家都不願外出,不少人的生活習慣已經作出改變;雖然足不出戶,仍然要促進經濟發展,例如民眾的消費、娛樂活動移往家中,帶動了居家健身、線上學習、自煮家 電等的宅經濟商機,稱為「宅經濟 Work from Home Economy 」,但此詞非源自疫情。

    「數碼智商」 是智慧城市的基石

    香港要持續能夠成為有競爭力的智慧城市,不能單靠資訊基建、硬件等元素,而是建立市民擁有「數碼智商」Digital Quotient(DQ)。

    a0fb251bfefeff4901ea0581e88ef5f50fa7a180.jpg

    近日城中爭議不斷的議題定必是「建設第三條機場跑道」,筆者不是航空專家,未敢「班門弄斧」,只能從一個用戶角度去了解箇中需要,但鐵一般的事實是近年香港國際機場在國際排名每況愈下,早前國際機場協會(Airports Council International,簡稱ACI)公布全球大型機場於 2014 年的排名。香港國際機場在每年超過 4,000 萬名旅客的類別名列第 5,輸給仁川、新加坡樟宜、北京、上海浦東,而在亞太區的機場類別也同樣敗給仁川、新加坡樟宜、北京、海口及印度新德里,而另一個被譽為航空界奧斯卡 SkyTrax 剛公布最新 2015 全球最佳機場排名,新加坡樟宜機場繼續奪冠,而香港國際機場則繼續「三甲不入」,幸好能保持第四位。

    值得關注是眾多排名都反映了香港國際機場在硬件配套方面如機場設施都在亞太區五甲不入,反映了是時候作出認真的檢討,現時全球機場都不斷在進步及改善,他們投入巨資發展資訊科技,期望透過未來的高科技,令旅客在機場裡輕鬆享受候機時光。據了解,英國倫敦希斯洛機場和荷蘭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已經開始測試自助式的生物辨識護照閘門,通過運用臉部辨識技術,迅速完成出境或入境程序,另一個蓋威克機場則在興建全球最大的自動托運行李區, 期望落成後令旅客最早能在航班起飛前 12 個小時,就能將行李放上運送帶。

    另一方面,哥本哈根、上海虹橋和邁阿密機場正在測試現今熱門的 Beacon 發送器,將折扣訊息透過藍牙送到旅客的智能手機。旅客還可以期待機場出現「虛擬購物牆」,只要用手機掃描牆上的 QR Code, 便能購買產品。

    不少專家相信若機場有足夠吸引人的科技成份,便可能成為旅客喜愛到的目的地。以新加坡樟宜機場擴建項目為例,2018 年建成時,這座雄偉的鋼結構玻璃建築將由地上地下各五層組成,包含巨大的室內花園和高 40 米的世界最大室內瀑布 Rain Vortex, 瀑布配有夜間音效和光效。最近翻修完成的洛杉磯機場 TomBradley 國際航站樓則有全美機場中最大的多媒體系統, 讓人身臨其境地感受南加州景色。

    反觀香港國際機場,經過多年改變後,已經淪為大嶼山的一座「購物城」,跟市區見到的店鋪「同出一轍」,筆者早前經過機場大堂還記得正在宣傳「買到起飛前一刻。免費本地送貨」的標語,由此可見,機管局只銳意打造機場成為一個購物中心,連本地市民也不放過,若談到科技,只能見到安裝多幾個「插蘇」罷了。

    相信不少回港市民都留意到現時搬運行李的時間比以往長,不少乘客反映近年要等候很久才可以領取寄艙行李,原本是第一件到達行李於 20 分鐘內運到行李輸送帶,而最後一件須於 40 分鐘內運到,現時變成第一件可能於 20 分鐘內到達,而第二件卻要久候至 45 分鐘甚至 1 小時,反映了效率表現未能達標,嚴重影響香港的形象。另一個例子是機場的官方 App「我的航班」,等到 2013 年才推出,比澳門機場的官方 App 還要慢。

    筆者作為一個旅客,見證到不少海外機場都會安裝不同的設施,去迎合不同旅客的需要,務求令他們有「樂而忘返。依依不捨」的感覺,購物消費不應該是唯一的選擇,期望機管局在檢討「建造第三條跑道」之餘,能夠引入更多應用科技,改善硬件令整個機場效率得以提升,成為全球旅客首選的國際機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