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有理直說】選擇東九龍 為「聰明城市」的由來

    Dr. Joseph Leung
    Dr. Joseph Leung
    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30 年,現為香港零售科技商會副會長、香港電腦學會、英國電腦學會、新加坡電腦學會、英國市務學會及香港董事學會資深會員等多個學會會員。

    街市電子支付化 迎難而上

    在眾多生活環節中,消費是無可避免,而現金例如紙幣及硬幣,每天都在7百萬人之間流動,當中並沒有任何清㓗程序,因而極可能藏污納垢,佈滿細菌。街市是另一個經常使用現金的場地,是否能實行電子支付?

    全球智慧城市指數的啟示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 IMD )近日公布 2020 全球智慧城市指數( Smart City Index ),在全球 109 個城市中,新加坡再次居首、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第 2 ,瑞士大城蘇黎世則排名第 3 ,台灣首都台北排名第 8 ,比去年下滑一名,而香港儘管比去年上升 5 位,但仍只能排名 32 。

    新加坡全面推動 HealthTech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盡顯各地政府的管治能力,曾經被西方視為抗疫模範的新加坡亦不能倖免,累計確診 57,022 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其中 56,267 人已痊癒, 27 人死亡,從確診數字而言,儘管是亞洲之冠,但值得慶幸是其死亡率非常低,特別跟香港比較,確診人數低但死亡率高。

    edcb4bd34a9767ea2161f7634250824d0399bbec.jpg

    行政長官梁振英於今年1月施政報告中,曾經提出聰明城市的概念,並選擇東九龍作試點。整個構思是期望透過這個概念去建立低碳、綠色社會,建構綠色建築、營造優質生活環境為目標。

    坦白而言, 聰明城市整個構思的詳細資訊略為欠奉,兼且透明度頗低,例如為何選擇東九龍,是否有數據支持?整個項目需時多久?分多少個階段?目標如何?這類問題的答案似乎不容易在政府相關文件中找到。

    無奈現實是全球都在積極發展智慧城市,以香港的資訊基建條件本來絕對能夠應付,但由於過去多年特區政府的科技政策一直蹉跎而失去方向,令不少競爭對手如新加坡有機可乘,如今已通通超越我們,故此,在這情況下,筆者當然會認同建造聰明城市是有需要,儘管有「摸住石頭過河」的感覺,我們仍需要去嘗試。

    6b54e2061954861b040c8e598447a17112fc5d8b.jpg

    幸好在過去一段時間,筆者不恥下問地收集了一些有關未來發展聰明城市的資訊可跟大家分享。首先選擇東九龍作試點是因為發展局銳意打造這個地區成為香港第二個商業中心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此外,創科局統籌發展模式策略發展委員會早前曾提出6個「聰明方向」, 6大範疇涵蓋18個領域,當中包括智慧經濟(機構、生產力、本地與全球連結)、智慧政府(網絡服務、基礎建設、開明政府)、智慧生活(健康、安全、文化與幸福)、智慧環境(智慧建築、資源管理、城市規劃)、智慧流動(混合交通模式、潔淨能源車輛、單車和步行的多元交通模式、綜合信息和通信技術)、智慧市民(教育、包容性的社會、創造力),相信這6大範疇很大機會成為未來發展聰明城市的方向。

    東九龍預計將擁有11萬平方呎的商業用地面積,比港島東還要多,相對已發展的地區,各類建築成本相對仍低,從科技開發角度而言亦是一個契機,各式各樣的尖端科技都較容易在這種環境下測試。

    筆者認為不論是「智慧城市」或「聰明城市」,要達到建立初衷,以科技締造繁華,用資訊改善生活,最大關鍵是社區與人民,而非一個系統性的科技架構。一個智慧城市的興衰,取決於地方的人才所創造的嶄新意念、產品等,故此,市民及協作關係才是智慧城市的重要資產,而非單單引入各式各樣新興科技。

    總結,期望未來聰明城市的發展能夠「以人為本」,令政府的運作更加透明化,透過數碼科技協助人民發揮創意,善用科技帶來的智慧解決各種舊有或新興的問題,讓人民生活在更舒適的環境,才是規劃智慧城市時的真正意義所在。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