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再看《以私謀權》

    Eric Chong
    Eric Chong
    商業・科技・創業・編輯

    IT 招聘廣告藏笑話

    招聘廣告除了介紹工作性質,大家的著眼點往往放在技能和年資要求。求職者只要符合資格便寄出履歷申請有關職位。不過,招聘IT人的廣告,附帶技術的年資要求就容易鬧出笑話,最近有兩個例子。

    匯立銀行開張 用數據設計金融產品

    自金管局發出 8 張虛擬銀行牌照,一年後陸續開始營業。唯一屬本土公司的匯立銀行( WeLab Bank )正式開張,成為香港第三間虛擬銀行。該銀行專做消費者業務,首階段的吸引客戶優惠包括 8% 消費回贈的扣帳卡、最多 4.5 厘的 GoSave 定期服務,並用數據設計產品。

    匯款到離岸戶口必備 Transferwise 估值升上 50 億美元

    匯款到海外手續費甚貴,近期愈來愈多港人開設離岸戶口保障資產安全,大多經 Transferwise 轉帳,省下大筆成本。這間英國金融科技創業公司最近完成新一輪股權交易,以 50 億美元估值給股東售出 3 億 1,900 萬美元的股權,較去年融資的估值再升 43% 。

    最近第二次看 Netflix 的記錄片《以私謀權》( The Great Hack ),此片探討 2016 年Cambridge Analytica 事件。再看的原因在於 Cambridge Analytica 前董事 Steve Bannon 又再活躍,當上「新中國聯邦」顧問,且看能否再次推動民意。

    《以私謀權》在去年 7 月開播,講述 Cambridge Analytica 當年從 Facebook 平台取得8,700萬用戶個人資料,用作分析和目標廣告,影響多個政治選舉。事件揭發後,呼籲用戶關注數碼足跡和私隱。

    極致運用大數據

    雖然這次不是 Facebook 洩漏最多用戶數據的一次,卻造成 2016 年兩隻舉足輕重的政治「黑天鵝」:共和黨勝出美國總統選舉和英國脫歐。 Cambridge Analytica 前員工 Christopher Wylie 在 2018 年向《觀察家報》匿名爆料,指公司用大數據左右英國脫歐投票結果。之後,業務發展總監 Brittany Kaiser 再揭露更多內幕,包括操控 2016 年的共和黨初選、大選結果等。

    該公司通過社交網站收集用戶的喜好,並針對遊離選民發出目標式廣告( Microtargeting ),改變他們的取向。Kaiser 在片中提到,不能改變忠實的選民,只要集中向遊離選民埋手便已足夠。做法包括在 Facebook 推送個人化廣告,用捉心理的方法提醒投票選項,能夠將選票帶往預期方向。

    她在著作《操弄》( Targeted )內更深入地描述使用數據改變選民的過程。這部分的操作,可謂將大數據用途發揮極致,科技人值得參考。Wylie 亦撰寫自傳《 Mindf*ck 》講述事件經過,當中談到時裝與政治同出一轍,本質都是構建文化與身分。

    《以私謀權》將Cambridge Analytica 事件,背後有 Steve Bannon 參與。
    《以私謀權》將 Cambridge Analytica 事件,背後有 Steve Bannon 參與。

    Bannon 在背後

    Cambridge Analytica 涉及共和黨的選舉宣傳,因有 Bannon 在背後穿針引線。他之後當總統的首席策略顧問,但幾個月後便離開白宮。他的最新動向是與中國流亡美國富商郭文貴聯手,在今年6月4日成立「新中國聯邦」(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目標指向中國共產黨,以法律制裁,甚至推翻政權。據報,兩人在2017年認識,開始密謀大計。

    美國跟中國正處於準戰爭的新冷戰狀態,貿易戰和科技戰已經打起,加上來自中國的病毒令美國成為疫情最嚴峻的國家之一。Bannon 會怎樣利用數據和傳媒的影響力,推動成就大事,實在拭目以待。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