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創科由教育開始

    Lawrence
    Lawrence
    《PCM》編輯總監, 見證電腦由Mono 到3D,9.6Kbps 撥號到 LTE 無線上網年代,DIY、攝影、影音、手機樣樣啱玩。

    最期待的筆電 ThinkPad X1 FOLD+X1 Nano 趕今年尾車

    今年一月的 CES 展覽,是全球唯一開得成的科技展,能夠趕發在這個展覽展出的新款電腦產品,大都已推出市場。偏偏 Lenovo 就有一部還以為只是概念產品的筆記簿電腦,就要到今日 (9月29日) 才正式發佈,雖然是慢了一點,但當你看過這部 ThinkPad X1 FOLD 的真身,你會相信,等待是絕對值得的。

    Fallout 變 Xbox 獨佔? 微軟宣佈收購 Bethesda

    微軟宣布跟 Bethesda 母公司 ZeniMax Media 達成協議,收購包括 Bethesda 在內的 9 間數碼工作室,全部收會加入Xbox 陣營。

    虛擬展覽會的啟示 IFA 2020 後記

    剛剛 9月初 IFA 2020 就設計了一個同時有實體和虛擬的展覽會,筆者過去幾年都有去德國參加 IFA 採訪,今年作為網上展覽的參與傳媒,可以用傳媒的角度看看這種展覽模式是否會變成常態。

    近年香港政府不停談創科,但面對國內的創科條件愈來愈成熟,香港的創科優勢,正在迅速消失,沒有清晰、長遠的政策扶持之下,就算連國家主席開腔都好,北水可以過河,但香港有條件去喝這杯水嗎?

    《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即將公布,這個規劃對香港未來的城市功能,有清晰的定位,就是作為對外國的窗口,無論是金融、法律服務,以及創科基地。香港過去的創科成績有目其睹,無論是電子、晶片、醫療等領域,都有不少領導全球的研究成果,而且當中更有在市場上採用。但近年香港科研,面對著人才短缺,而且大部分的科研項目,都是來自幾間大學,政府沒有政策去協助工商業界,以及與珠三角地區作出深入的合作,香港創科之路面對的競爭,最大的對手,就是最近我們的深圳。

    深圳成最強後勤

    以往,深圳和上海都是國家發展金融服務的基地,作為金融股票交易基地。近幾年來,兩地的角色漸漸有變,內地的金融服務,以上海為中心,而深圳則以發展創科研目標。深圳市政府早就有有效的創科政策,提升競爭力,而且深圳在科研配套上,有著地理優勢,就是華強北一帶的電子市場,是全球最大的電子零件採購中心,20 多萬平方米的面積,總共有近 20 萬從業員。幾乎全中國甚至是東南亞的科研工作,都會經這裡去採購零件,對於深圳能夠成為科研中心,華強北就有「大倉」的功能。

    香港雖然只有深水埗沒有華強北,但我們經羅湖到華強,車程其實不遠,比起中國和東南亞其他地區,香港一樣有地理優勢,而且香港的會展產業,比起中國的更加國際化,能夠吸引國際買家,而且香港比中國有優勢的是容易吸引外地的科研人才來港合作,只要香港有合適的科研項目,不難吸引到人才來港。早前政府推出的科技人才計畫是走對了路,但長遠要香港有發展的條件,還要從教育開始。

    科技大學發表大灣區創科發展報告,指香港競爭優勢正迅速消失。(科技 大學提供圖片)
    科技大學發表大灣區創科發展報告,指香港競爭優勢正迅速消失。(科技大學提供圖片)

    人才培訓十年以上

    以往香港的中學,有工業中學,一般文法中學都會有工藝科、化學、物理、生物學科,但現在就未必每間學校都有以上學科,現在學校以 STEM 教學去引發學生對創科的興趣,不過 STEM 學科好多時都沒有延續性,好多學校只是以課外活動方式讓學生進行一次性的活動,趣味十足,但過後學生會學到的技能,其實相當之少。

    另外,家長對學校推動 STEM 課程的認知和支持度不足,讓學生的學習重點,仍然放在語文科目上,也造成創科的氛圍難以在中學校園培養而成,沒有了中學的基礎,同學到了大學,對工程學之類的學科,很自然會忽略,社會就自然會缺乏相關人才。所以必須要盡快定出人才培訓方針,始終教育是長時間投資,隨時要十多年才有建樹,絕對是兩屆、甚至三屆政府要做的事,如果只是每五年一個計畫,香港的創科優勢,好快消失。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