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咖啡機配創新生態圈 Arist建智能Café夢

    象徵意義

    香港的國際地位由眾多因素組成,並非一兩件事就可做到。用作傳送數據的海底電纜其實也負上重責。

    AI 中立不中立

    科技是工具,永遠站在中立的位置,是好是壞在於最終目的。正如遙距控制技術,IT 或服務供應商用來協助企業管理,加快支援及修復故障,以提升安全及使用體驗。相反落在黑客手中,就是最好的入侵工具,繼而盜取裝置內的資料。

    虛擬展覽平台大賣

    各行各業的營運生態在這半年出現大逆轉,原本要實體接觸會面的業務及活動,通通利用網上平台及應用程式代替,最熟悉不過的一定是雲端網上會議平台 Zoom、Webex、Google Meets、Microsoft Teams,甚至是 BlueJeans

    d4239b5e210927f28979b17deaf362421105a3a3.jpg

    404b2d4b976a9c6510348bca1bcf7142d8966b30.jpg

    調配一杯適合自己口味的咖啡,對鍾愛咖啡的人來說,是一件賞心樂事。趙公允與趙公亮兩兄弟合力創立 Arist,研製智能咖啡機,配合創新的生態圈,夢想建立智能 Café(咖啡室),目標讓咖啡機可調配適合任何人士的口味。

    趙公允與弟弟趙公亮雖為兄弟,成長背景各異,兄長年紀輕輕已進入社會工作,經營印刷公司 10 多年,擅長實務工作;弟弟擁有高學歷,曾在加拿大讀書,並在微軟美國總部任軟件工程師,吸收外國文化及知識。兩兄弟生活及工作背景大相徑庭,卻有同一夢想。

    2014 年初,喜歡咖啡的趙公亮回港,與哥哥談起創業大計,希望開設智能 Café,為所有人調配一杯適合自己口味的咖啡。夢想說出來,二人即付諸實行,本打算在地鐵站開設智能Café,讓趕時間的上班一族,利用智能手機程式預先點選好個人口味的咖啡,一到步便可即時享用。

    要開設這樣的智能 Café,路很漫長,生產及設計大型智能咖啡機要投放的研發資源甚多。於是兄弟倆商量,先改良咖啡機設計,專為小批量顧客而設計。當硬件準備好,配套的應用程式軟件就由弟弟完成。

    無心插柳 賺錢支持夢想
    但要做到適合每個人的口味,談何容易。兩人沒有心急,計畫先測試市場反應和收集大眾的口味,在銅鑼灣租用辦公室,周六、日開辦咖啡拉花班,藉此了解大家對咖啡的喜好。趙公允表示,整個測試為期1年,吸引超過 8,000 人上課,共收集 15,000 個顧客的口味,對日後業務發展受益匪淺。

    他笑說,該測試除了成功收集到大量數據外,亦帶來穩定收入,幫助公司營運。「當時透過團購,以教咖啡拉花為名,進行 Blind Test,測試顧客口味,結果反應很好,無心插柳的市場測試竟然意外盈利。但後來沒有因為想賺錢而繼續開班,因教班只為了收集數據。」

    Kickstarter籌集資金
    有數據支持、有產品、有軟件,萬事俱備,只欠資金,於是在集資平台 Kickstarter 籌集資金,並研究過往不同的成功個案,1 個月內籌得 84 萬美元,超越預期目標 7 倍,創下香港公司在該平台的最高集資紀錄,在該網站歷年 18 萬個項目中,排第 102 位。

    趙公亮表示,通過研究案例及該平台上投資者的特徵,發現該平台主要為男性,只要能夠突出產品的實用性,並在宣傳短片及文字介紹上吸引及打動投資者,便可籌到理想的金額。

    5542090b583e0246b953fc7e525709bae5cf5f8c.jpg

    創新配套生態
    不過,將產品放上公開的網上平台會招致其他競爭對手抄襲及模仿,但他們非常有信心。「只要有一個配套完善且創新的生態圈,應用程式軟件可以抄、硬件設計可以抄,但背後的配套服務卻不然。」

    趙公允表示,今年 7 月將贊助環球咖啡業界的比賽,並與世界知名的咖啡師合作。「借助他們推薦的精選咖啡豆及特定的配方,沖出獨特的咖啡味道,並介紹給咖啡機用戶,藉此可享受世界級咖啡師調配的咖啡,我們又可幫助售賣咖啡師推介的咖啡豆,並與咖啡師分帳,對雙方都有利。」

    客戶除可選用大師推介的配方調配咖啡外,亦可透過智能咖啡機的專屬應用程式,調校各種沖咖啡的步驟及細節,沖出一杯適合自己的咖啡。另一方面,系統會收集每個用戶沖調咖啡的數據,以統計不同地方人士的口味,為將來開拓不同市場做好準備。

    目前,該咖啡機已經接到 18,000 張訂單,來自全球 50 多個國家及地區,預料產品將在今年 8 月正式付運。趙公允表示,雖然訂單大多來自歐美,但會先打入中國、台灣、南韓等東南亞市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