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從解決塞車問題 看政府的智慧和決心

    Dr. Joseph Leung
    Dr. Joseph Leung
    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30 年,現為香港零售科技商會副會長、香港電腦學會、英國電腦學會、新加坡電腦學會、英國市務學會及香港董事學會資深會員等多個學會會員。

    街市電子支付化 迎難而上

    在眾多生活環節中,消費是無可避免,而現金例如紙幣及硬幣,每天都在7百萬人之間流動,當中並沒有任何清㓗程序,因而極可能藏污納垢,佈滿細菌。街市是另一個經常使用現金的場地,是否能實行電子支付?

    全球智慧城市指數的啟示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 IMD )近日公布 2020 全球智慧城市指數( Smart City Index ),在全球 109 個城市中,新加坡再次居首、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第 2 ,瑞士大城蘇黎世則排名第 3 ,台灣首都台北排名第 8 ,比去年下滑一名,而香港儘管比去年上升 5 位,但仍只能排名 32 。

    新加坡全面推動 HealthTech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盡顯各地政府的管治能力,曾經被西方視為抗疫模範的新加坡亦不能倖免,累計確診 57,022 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其中 56,267 人已痊癒, 27 人死亡,從確診數字而言,儘管是亞洲之冠,但值得慶幸是其死亡率非常低,特別跟香港比較,確診人數低但死亡率高。

    不言而喻,塞車問題是每個先進城市及國家共同面對的挑戰,當人民富裕起來便希望以車代步,同時亦是身份的象徵;故此,愈先進的地方塞車問題也愈嚴重,要解決便要視乎當地政府的策略和決心。
    就以香港為例,一個擁有超過 700 萬人口的彈丸之地,多年來要擁有私家車絕對沒有難度,為此吸引不少人加入成為車主,令塞車問題變得火上加油。早前特區政府建議提升違例泊車罰款去解決道路擠塞問題,筆者雖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亦可以肯定這種治標不治本的做法是不切實際,最後就連大部分建議亦可能會被立法會審議否決;而我們的宿敵新加坡,早前更宣布,將於 2018 年 2 月凍結汽機車數目,執行轎車及機車零增長政策,令汽機車數量零成長,目的是改善交通擠塞情況,從而改善空氣質素。
    彼此同樣是地少人多,亦同樣準備建造智慧城市甚至智慧國,但處理塞車問題的解決方案卻是截然不同; 智慧交通可以肯定是每一個智慧城市必要的元素,其目的便是善用科技去優化整個城市交通事宜,包括透過監測交通流量去規劃更好的交通網絡;然而,若欠缺有效的解決塞車方法,更好的科技亦只是徒勞無功。
    相信新加坡政府深明這個道理,果斷地凍結汽機車數目,投放更多資源去強化公共交通系統及網絡,從而鼓勵更多市民採用公共交通工具,這種做法更能夠配合其他智慧城市發展的元素,如智慧房屋,在各種智慧元素互相配合下,令市民能夠享受科技帶來的成果。
    相反,若我們不能徹底解決塞車的源頭問題,單是繼續填海如中環灣仔繞道或增加違例泊車罰款都是治標及消極的方案。在設計整個智慧城市前,必須認真考慮每一個智慧元素,皆因他們是互相聯繫,任何一種元素不奏效都令整個智慧城市無從發揮。 筆者期望早前局長陳帆的另類看法不靈驗,否則滿街都是私家車,皆因青年人買到樓房的機會在短期內無從實現。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