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從解決塞車問題 看政府的智慧和決心

    Dr. Joseph Leung
    Dr. Joseph Leung
    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30 年,現為香港零售科技商會副會長、香港電腦學會、英國電腦學會、新加坡電腦學會、英國市務學會及香港董事學會資深會員等多個學會會員。

    科技協助人類面對新常態

    新冠狀病毒疫情雖然仍是揮之不去,但面對沉重的經濟衝擊,各國政府都需要盡快將社會回復到正常狀況,特別是經濟發展;然而,要做得到絕對是知易行難,皆因不論各行各業,以至個人,都已經因為疫情而受到影響而作出改變,近日大家都稱之為「新常態」。

    疫情加速 「宅經濟」發展

    疫情期間,大家都不願外出,不少人的生活習慣已經作出改變;雖然足不出戶,仍然要促進經濟發展,例如民眾的消費、娛樂活動移往家中,帶動了居家健身、線上學習、自煮家 電等的宅經濟商機,稱為「宅經濟 Work from Home Economy 」,但此詞非源自疫情。

    「數碼智商」 是智慧城市的基石

    香港要持續能夠成為有競爭力的智慧城市,不能單靠資訊基建、硬件等元素,而是建立市民擁有「數碼智商」Digital Quotient(DQ)。

    不言而喻,塞車問題是每個先進城市及國家共同面對的挑戰,當人民富裕起來便希望以車代步,同時亦是身份的象徵;故此,愈先進的地方塞車問題也愈嚴重,要解決便要視乎當地政府的策略和決心。
    就以香港為例,一個擁有超過 700 萬人口的彈丸之地,多年來要擁有私家車絕對沒有難度,為此吸引不少人加入成為車主,令塞車問題變得火上加油。早前特區政府建議提升違例泊車罰款去解決道路擠塞問題,筆者雖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亦可以肯定這種治標不治本的做法是不切實際,最後就連大部分建議亦可能會被立法會審議否決;而我們的宿敵新加坡,早前更宣布,將於 2018 年 2 月凍結汽機車數目,執行轎車及機車零增長政策,令汽機車數量零成長,目的是改善交通擠塞情況,從而改善空氣質素。
    彼此同樣是地少人多,亦同樣準備建造智慧城市甚至智慧國,但處理塞車問題的解決方案卻是截然不同; 智慧交通可以肯定是每一個智慧城市必要的元素,其目的便是善用科技去優化整個城市交通事宜,包括透過監測交通流量去規劃更好的交通網絡;然而,若欠缺有效的解決塞車方法,更好的科技亦只是徒勞無功。
    相信新加坡政府深明這個道理,果斷地凍結汽機車數目,投放更多資源去強化公共交通系統及網絡,從而鼓勵更多市民採用公共交通工具,這種做法更能夠配合其他智慧城市發展的元素,如智慧房屋,在各種智慧元素互相配合下,令市民能夠享受科技帶來的成果。
    相反,若我們不能徹底解決塞車的源頭問題,單是繼續填海如中環灣仔繞道或增加違例泊車罰款都是治標及消極的方案。在設計整個智慧城市前,必須認真考慮每一個智慧元素,皆因他們是互相聯繫,任何一種元素不奏效都令整個智慧城市無從發揮。 筆者期望早前局長陳帆的另類看法不靈驗,否則滿街都是私家車,皆因青年人買到樓房的機會在短期內無從實現。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