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摒棄 CG 「Burger Drop」慢鏡影片是如何製成的?

    Avatar
    cHLoe
    ・仍相信科技是讓人進步 ・喜愛拍攝,上鏡極不自然 ・特別關注科技教育 ・熱愛了解藝術上的科技應用 ・大部分時間天然呆

    電子教學促成 新課程 • 跨學科

    自前年教育局分別公布小學新的數學及常識科課程指引後,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順理成章在學校發展計劃之中,將新課程的內容以跨學科去作統整,務求在學校裡培育出新世代的正向公民,電子教學成為整個計劃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生 B 神手」帶—— Ava 2.0

    香港成為全球工時之冠的城市已持續幾年,身處香港難免因壓力使身體狀況走下坡,女士們想要生 B 確實有難度,因此就有 Ava 這款女性健康智能手帶出現。只要連接對應的手機程式,輸入相關資料,在睡眠時戴上手帶,便可為用家監測周期中的 5 天黃金受孕期。

    最輕反芒單反 Canon EOS 200D II

    自從大家對拍片的需求增加,就連入門單反都設有反芒, Canon 近日發布全新的輕巧單反 EOS 200D II ,更稱此機成為「全球最輕 4K 多角度屏幕數碼單鏡反光相機」。

    雖然小記不太理解為何漢堡包要逐層以慢鏡拍攝,才能足夠地表達材料有多新鮮,但對攝影攝錄、藝術、科技及工程等充滿熱誠的 Steve Giralt,為了呈現最真實的食物,拒絕 CG 製作,還自製機器輔助整個拍攝過程,實在讓人驚嘆。

    Burger_4
    漢堡包前的機械臂十分重要,漢堡包的各食材要「合體」就靠此吊臂。

    Burger_6
    他花了大約一個月時間編寫 P.A.T.R.I.C. 程式,把各機器同步,才能完成這「壯舉」,線路多到讓人頭暈。

    有沒有想過如果不用 CG 後製技術,那麼 Steve Giralt 怎麼把漢堡包逐層的材料和醬料合成一個完整的漢堡呢?他把橡筋挷在一個架上,然後把食材逐樣放到橡筋上,另外的吊臂會在最合適關頭把橡筋一次過切斷。至於醬料方面,利用盛有兩種醬汁的桿混合,要完美地把所有食材「合併」到相同位置。整個過程只有半秒,出現誤差便要再從頭來過,於是他花了大約一個月時間編寫 P.A.T.R.I.C. 程式,把各機器同步,還要調整最有可能完整合併漢堡的「食材高度」,才能完成這「壯舉」,的確「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Burger_2
    漢堡包的食材分別放到「層架」的一層,加上醬汁的機械臂,就能「組成」一個漢堡包。

    Burger_3
    要把食材放到兩條線上,實在難度十足。

    Burger_5
    把醬料整合的難度也很高,應該 NG 了許多次吧。


    來源:PetaPixelvimeo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