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本地口罩生產商 喚醒香港工業

    象徵意義

    香港的國際地位由眾多因素組成,並非一兩件事就可做到。用作傳送數據的海底電纜其實也負上重責。

    AI 中立不中立

    科技是工具,永遠站在中立的位置,是好是壞在於最終目的。正如遙距控制技術,IT 或服務供應商用來協助企業管理,加快支援及修復故障,以提升安全及使用體驗。相反落在黑客手中,就是最好的入侵工具,繼而盜取裝置內的資料。

    虛擬展覽平台大賣

    各行各業的營運生態在這半年出現大逆轉,原本要實體接觸會面的業務及活動,通通利用網上平台及應用程式代替,最熟悉不過的一定是雲端網上會議平台 Zoom、Webex、Google Meets、Microsoft Teams,甚至是 BlueJeans

    香港人曾經歷過通宵排隊搶購口罩,多麼讓人心酸。出現這情況,因為沒有本地生產,一切需要外求。二月初,不少有心人為了自救,決定在港自建生產線,短短兩個月,香港一下子出現數十間口罩生產商:本土好罩、一合口罩、SOSo Mask、HK Medical Mask、SPT Mask、同舟Unite Mask HK、Face Armor、口罩工廠Mask Factory、李氏大藥廠、紫花油藥廠、True Light、Shang尚芳保健、CareHK匯愛口罩、Dr. Mask、MASKY、Oxyair Mask、Simply Mask、LION MASK、Prime HK、維特健靈、Lockill諾翹、ECHO Mask、MedCare、新世界、未來世界、Yellow Factory、HK-M mask、WE The Mask、ArteMed、VCare Mask、Mask Lab HK、香港仔口罩Glory Mask、AT Mask、C.A. Mask、Pasion、Mask X、Avant Science、HKTVMall、M+PLUS、Lion Rock Mask、香港人口罩、Maskology、Good Mask、Positive Mask正點口罩、WeSafe、Simply Mask、Medox、醫全民用等等。這些還未計在外地生產的香港品牌,以及在港生產可再用口罩的廠商。

    久違的工業

    這場面確壯觀又讓人高興,因為這股口罩廠熱潮再次喚起消失已久的香港工業。香港的工業在七十、八十年代達到香頂峰,後來因政策、成本等問題逐步撤離。珠三角地區工業興旺,香港則以金融服務掛帥。直至幾年前,看到行業傾斜限制了長遠發展,又因要捕捉創新科技的機會,香港才推再工業化。

    香港科技園是大力推動再工業化的機構之一,在 2018 年翻新大埔工業邨一幢廠廈為精密製造中心,出租率迅速飽和,之後一直有計畫物色旗下工業邨廠房改建成第二座精密製造中心。

    然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急速擴散,港人救港深切,口罩生產商湧現,對精密製造的環境,如無塵車間的需求大增。科技園供應有限,廠商都自資自建廠房,以本土口罩及一合口罩為例,分別於葵芳及觀塘的工廈設立目標達 ISO 第八級標準的無塵車間。這又值得讓人高興,因為一窩蜂之後,在疫情退去、口罩需求回落之時,淘汰潮就會出現,高規格的無塵空間要轉型也相對容易,將來可生產醫用級的手套、保護衣等等,甚至供其他再工業化的保健醫藥、生物科技之用。所說的工業發展,才得以保持,否則只是曇花一現。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