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獨有 5P 教學法 用科技引發自學

    Avatar
    cHLoe
    ・仍相信科技是讓人進步 ・喜愛拍攝,上鏡極不自然 ・特別關注科技教育 ・熱愛了解藝術上的科技應用 ・大部分時間天然呆

    電子教學促成 新課程 • 跨學科

    自前年教育局分別公布小學新的數學及常識科課程指引後,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順理成章在學校發展計劃之中,將新課程的內容以跨學科去作統整,務求在學校裡培育出新世代的正向公民,電子教學成為整個計劃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生 B 神手」帶—— Ava 2.0

    香港成為全球工時之冠的城市已持續幾年,身處香港難免因壓力使身體狀況走下坡,女士們想要生 B 確實有難度,因此就有 Ava 這款女性健康智能手帶出現。只要連接對應的手機程式,輸入相關資料,在睡眠時戴上手帶,便可為用家監測周期中的 5 天黃金受孕期。

    最輕反芒單反 Canon EOS 200D II

    自從大家對拍片的需求增加,就連入門單反都設有反芒, Canon 近日發布全新的輕巧單反 EOS 200D II ,更稱此機成為「全球最輕 4K 多角度屏幕數碼單鏡反光相機」。

    隨著人工智能、自動化及機械學習等科技趨勢的影響,很多研究機構指出,按現時小一學生在 2034 年畢業的那個年代計算,踏入社會就要面對現時還未出現的七成工作。作為教育界的一分子,到底各方該如何教導未來的主人翁呢?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專業發展主任鄭淑華,就運用科技加上翻轉教學後的課堂設計,幫助學生掌握知識,培養他們各種廿二世紀應有的能力。

    還未正式進行採訪提問,主要任教中文科的鄭淑華就向小記分析教學方式的層次架構,真正有效的教學能讓學生們將知識學理帶走之餘,更可在課堂期間培養協作、溝通、思辨等能力。翻轉課堂的方式優點,能讓老師思考如何設計預習材料,然後讓課堂時間成為學生達到自學及自己建構知識的關鍵。

    因此整個教學流程中,使用的科技軟件是輔助工具,並不是學習的重點,老師未必需要完全了解軟件如何使用,能讓學生自行快速學懂操作軟件,也是其中一種技能。

    使用 iPad 進行電子教學,有助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
    使用 iPad 進行電子教學,有助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

    叛逆學生觸發翻轉

    作為老師,當然知道翻轉教學所需的準備功夫往往較一般課堂多,為何鄭淑華會選擇運用科技將課堂翻轉呢?原來自從 2011 年有 Apple TV 後,她便開始用 iPad 進行電子教學,但當時的她其實無意運用翻轉課堂教學方式。

    直至 2015 年,她遇上一班叛逆的中五學生,無論她教些甚麼,他們都有反駁的理由,例如找出閱讀理解的重點,把它們標示出來的應試技巧,就被質疑其效用,還要求列出證據。她從中發現學生們其實已擁有良好的思辨能力,若應用在學科上,相信會獲益更多。於是參考台灣的學思達教學法,讓學生在自「學」中,經過「思」考、討論、分析、歸納等過程,最後讓他們表「達」出來,再根據學生所表達的內容作指導。

    當學生們真正經過思考討論,再進行表達,甚至將知識教導別人,確實會較傳統的單向學習更深刻。因此她開始改變課堂,將教學內容以影片或文字方式表達,讓學生在課堂前進行預習,然後讓學生在課堂時,有更多討論及表達的時間。

    另外,設計 Scratch 的 Mitchel Resnick 曾發表過培養創造力的「 4P 方法論」, 4P 包括專題( Project )、熱情( Passion )、同輩( Peer )及玩樂( Play ),鄭淑華設計課程內容時,因應中文科的特性加以改良,期望從預習的影片引發學生的熱情,然後在課堂運用遊戲來釐清學理及知識,並以專題形式讓他們進行探究,讓他們在同輩間分享互動,最後加上練習( Practice )來鞏固他們所學習到的知識學理,協助他們應試。她選擇將預習影片放到 YouTube ,接著將影片連結放到那班的 WhatsApp 內,希望能讓學生由心而發地主動學習,以鼓勵的形式推動他們。

    鄭淑華因應中文科教學將「 4P 方法論」進行改良,加入練習( Practice )來作鞏固。
    鄭淑華因應中文科教學將「 4P 方法論」進行改良,加入練習( Practice )來作鞏固。

    自習原動力:比賽

    預習影片的設計是於開首有思考題,以引發學生對內容的好奇心,但整段影片並不會提供答案。然後學生會帶著這些高階問題,透過課堂的各種活動,一起討論並尋找答案。有學生反映,影片能讓他們隨時隨地都可學習及重溫,按個人進度及節奏調節影片的快慢,也有學生表示會先以 1.5 倍速播放影片,然後在播放第二次時做筆記,便已明白八至九成內容,可見翻轉課室的拍片方式能照顧學生的學習差異。

    [row][double_paragraph]

    平常她錄製預習影片時,同時使用兩種電子器材。
    平常她錄製預習影片時,同時使用兩種電子器材。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影片開首有思考題,以引發學生對內容的好奇心。
    影片開首有思考題,以引發學生對內容的好奇心。

    [/double_paragraph] [/row]

    至於課堂期間,鄭淑華使用 Kahoot! 與同學在課堂玩遊戲,甚至在問題與問題之間加以提問,以鞏固相關的理論知識。她強調身處資訊發達的世界,問題的答案並非重點,重點是同學思考出答案的過程。除了學科的知識及學理外,她最希望進一步提升學生的思辨能力,因此著重同學們分享如何從文中得出答案,更有學生指出,用 Kahoot! 遊戲比併的氣氛能提升互相較量的心態,成為他自習的原動力,遊戲的問題更能將預習時忽略的地方加以思考。

    [row][double_paragraph]

    在課堂開首先用 Kahoot! 釐清學生對課文的疑問。
    在課堂開首先用 Kahoot! 釐清學生對課文的疑問。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分數會畫在白板上,讓學生更有推動力。
    分數會畫在白板上,讓學生更有推動力。

    [/double_paragraph] [/row]

    為照顧班上學習差異的學生,鄭淑華根據學生的成績,在課堂推行類似球賽制的分組比賽。當同學答對問題,該組就會獲得分數;若較弱的學生答對,組別會取得雙倍分數。為求得分,同組的其他同學就會教導他回答,藉此提高他們的學習動力。比賽以每個單元作結,經過測驗考試後,過往較弱的學生成績都有明顯進步。

    運用科技 了解學生進度

    了解過整個翻轉教學的形式重點後,就來到科技運用的部分。上述提及的流程適用於文言文,而鄭淑華會使用 Screencast-O-Matic 及 TouchCast 於 iPad 或 MacBook 上拍片作預習的內容。在堂上以 Kahoot! 問答遊戲形式替學生做評估,然後再出些「為何」及「如何」的挑戰題,經思考討論後以口頭發表。如果教的是白話文,則讓學生們用 Coggle 來繪畫文中的概念圖( Mind Map ),再以錄製屏幕的形式作口頭發表。

    視乎情況,有時候也會用到類似記憶卡的 LoiLoNote 來整理大家的答案,每位同學完成卡片後,可交給老師或與同學互相交換,老師更可在同一版面內閱讀所有同學的答案卡片,亦可簡單地將幾張卡片連結起來,甚至將影片、網頁、文字及 PDF 等整合,構成整堂的內容。

    [row][double_paragraph]

    LoiLoNote 可簡單地將幾張卡片連結起來,甚至將影片、網頁、文字及 PDF 等整合,構成整堂的內容。
    LoiLoNote 可簡單地將幾張卡片連結起來,甚至將影片、網頁、文字及 PDF 等整合,構成整堂的內容。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老師可同時瀏覽所有同學的卡片答案。
    老師可同時瀏覽所有同學的卡片答案。

    [/double_paragraph] [/row]

    同學們正使用 LoiLoNote ,將卡片組合起來。
    同學們正使用 LoiLoNote ,將卡片組合起來。

    最後她分享,很久以前她有讓學生用 iMovie 作詩,把詩句加上背景音樂及畫面,豐富整首詩。不過,近年的教學過程中,她認為使用甚麼科技工具進行教學不太重要,如何幫助老師實踐整個教學,學生如何合理及正確使用電子設備及軟件,才是最重要。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