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疫境自強 教師授 DIY Mask(上)

    kaWing
    kaWing
    從事科技教育報導逾十年,見證香港電子學習及STEM的興起和轉變,近期關注AI及特殊教育。

    科學角度討論 全人教育發展

    昨日香港懸掛八號風球,但隨疫情期間新常態形成,《 2020 全人發展論壇 ── 從情緒支援及教育科技講起 》如期改在網上舉行,當中數位參與研討者能真實講解香港教育所面對的複雜現況,雖然此論壇不是政策公告,但值得熱心理解教育的相關人士聆聽和參與,從而對未來有更整體和清晰的觀感。

    Facebook 明禁「勸阻接種疫苗廣告」

    觀感和取態是兩面刀,一直鮮有立場的 Facebook 早前公佈政策,明確訂定將禁止「勸阻接種疫苗廣告」。另一方面,所有接種廣告需獲得授權及提供付款人資料。此項活動將率先在美國執行,並預計會推廣至全球。

    實踐真抗疫教學模式 探究未來學習

    數碼原生代( Digital natives )獲得知識的渠道十分多,甚至可說是垂手可得,要吸引或找出動機學習就變得困難。猶幸在疫情期間,有教師反思教學及學習真諦,運用工具實踐能適用於結合傳統面授課及在疫情期間或會停課的真抗疫教學模式。

    教師的工作是為社會培育未來人才,但當中要是能做到「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絕對比只懂盲目考試來得重要。疫情日漸險峻,要關心求學,還不如先求存,能於過程中學 STEM 更是錦上添花。今期訪問的是聖公會諸聖中學的何嘉琪教師,在疫情下構思新的教育編排。
    疫情期間,香港學界情況差異極大,有學校展示直播編排毫無難點,但也有師生家長於網絡間談及各種難處。以下訪問何嘉琪教師疫情下的感受,以及對教學將來的看法。

    聖公會諸聖中學電腦科教師何嘉琪表示在疫情下產生新的教學情境,讓他反思很多教學細節的實際需求。
    聖公會諸聖中學電腦科教師何嘉琪表示在疫情下產生新的教學情境,讓他反思很多教學細節的實際需求。

    記:近日網上直播取代傳統課堂之說流行,究竟學生學習是否順利?
    何:停課期間,我有進行視像直播課堂,完成後,我與一些學生傾談,想了解他們面對停課的學習需要,畢竟學生要面對一個接近「死亡」的疫情,再加上配套不足下,追趕一些他們都未必做到的電子功課,甚有可能壓力巨大。 我認為學生的身心狀況才是首要,功課反而是次要。
    事實上,從觀察和言談間,瞭解到學生在網上學習存在很大的學習差異,我想說的主要是「裝備」上的差異。我發現現今家庭中寬頻連線及電腦並不是每個家庭的必需品,這些差異在基層學生的情況更為嚴重,很多學生只是利用一部智能電話及有限數據的數據卡進行網上學習,如老師發出的是手寫電子工作紙,他們就需要在一個很細面積的屏幕上寫字,對他們來說,完成一份功課是很艱辛的任務。
    另一情況是在網上直播教學,若學生只依靠一部智能手機,是很難應付具成效的互動課堂,我認為最理想要每個學生有兩部裝置,因直播時會涉及使用視像會議軟件和不同的電子學習 apps ,若只有一部手機,同學需要在細小屏幕的手機上切換 apps 。以我任教的電腦科為例,在網上直播課堂時,會運用 Google Jamboard (雲端白板),讓學生進行討論及計數等互動學習活動,對只有手機的同學來說,透過屏幕在白板上寫上算式,會有一定的難度。還有,教編程的課堂會因為智能手機的限制而無法進行。
    記:現時教學方法上有甚麼轉變?
    就著學生在家中的學習困難,我在教學方法上反思和作出改變。最簡單的考慮是不能將學校的課堂學習模式 1 比 1 複製到遙距學習中,教師需要範式轉移。因此我拍攝 Flip 影片,並且會控制在 2 至 30 分鐘內,因此課程影片需要重新剪裁,將心比己,學生一天內要看很多科目的影片,對學生來說會覺得沉悶,眼睛受不了,數據卡的數據亦受不了,最終只會失去學習動機。
    在課業上,我從新設計過電子功課,務求符合學生最低的「硬件」門檻,例如多使用 Google Docs 、 Google Forms 、 Google Classroom 及 Mentimeter 等 Web-Based 工具,因為這些工具本身不用安裝或者使用手機 apps ,學生較容易使用手機完成電子功課。我們一群教師也可善用 Google Form 的自動批改功能,能讓學生對不同課題作重覆練習,是學生展開個人化學習的好拍檔。
    其次在視像直播課堂上,我會進行多一些互動的學習活動,例如運用 Mentimeter 文字雲讓全班同學發表意見; Google Classroom 的問題功能,讓同學可以從教學活動中生生互評,提升學習氛圍,從中可瞭解同學的學習進度。我們可避免視像課堂變成單向的知識傳授,令學生覺得課堂沉悶,失去學習的興趣。
    記:電子學習內容與傳統內容授課有別,逾兩個月的改變,學生日後會否追不上進度?家長們應否擔心?
    家長的擔憂是理解的,畢竟現在是遙距學習,與傳統認知有所差別。事實是透過授課影片、網上視像直播的教學,知識傳授上的時間是足夠的,只是任何編排也好,師生的正常課堂時間與學生的互動時間減少了,而我擔心的是老師與學生的互動減少後,瞭解學生的學習進度及評估的難度高了。目前較佳的情況是學生應自律地建立一個個人化的學習時間表,有不明白的地方一定要發問,可以透過不同的平台例如 Google Classroom 向老師發問,讓老師為學生進行解答。
    網絡上,現時有大量立體模型可下載供使用及參考。
    網絡上,現時有大量立體模型可下載供使用及參考。

    記:回顧近期的教學轉變,那些事情值得分享及關注?
    我會認為這次疫情對老師是很大的挑戰,亦是一個契機,讓我們去反思電子學習的「初心」,以及探索復課後,我們在電子教學的道路上的方向。我在電子學習上的應用已有四年,但我發現在今次疫情上不是所有經驗都可以運用,因過往正常上課的日子學生可以借用學校電腦完成我的電子功課,但今次停課學生只能靠自己,任教的學校亦因此有安排向學生借出電腦,協助有需要的同學。
    我認為電子學習的初心是學生不受時間地域限制進行「個人化學習」,在拍攝教學 Flip 影片和視像直播要取得平衡,教學編排上我多給予同學自主空間。至於視像課堂上,我仍是初學者,因此我在第一次視像直播課堂後,在 Google Classroom 進行了視像課堂模式公投,讓學生選擇往後的授課模式中視像直播與 Flip 影片的比例。我認為這次疫情能給予學生學習一課,就是自我管理的好時機,家長可試著盡量給予學生自主空間,畢竟電子學習的初心是「自主」學習而不是「監督」學習。
    透過這次停課至目前為止,最大的得著是多了時間和學生溝通及聆聽學生的意見,了解自己的教學模式是否有改善的空間,能收取教學相長的效果,希望自己能預備好迎接未來電子學習的新模式。

    下回預告

    下一篇,我們會為大家示範如何運用立體軟件和立體打印機製作 DIY Mask 的過程,敬請留意。

    諸聖中學學生試戴立體模型成品,展示比例適中,或有可能作成品使用。
    諸聖中學學生試戴立體模型成品,展示比例適中,或有可能作成品使用。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