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直播師生背負辛酸

    kaWing
    kaWing
    從事科技教育報導逾十年,見證香港電子學習及STEM的興起和轉變,近期關注AI及特殊教育。

    科學角度討論 全人教育發展

    昨日香港懸掛八號風球,但隨疫情期間新常態形成,《 2020 全人發展論壇 ── 從情緒支援及教育科技講起 》如期改在網上舉行,當中數位參與研討者能真實講解香港教育所面對的複雜現況,雖然此論壇不是政策公告,但值得熱心理解教育的相關人士聆聽和參與,從而對未來有更整體和清晰的觀感。

    Facebook 明禁「勸阻接種疫苗廣告」

    觀感和取態是兩面刀,一直鮮有立場的 Facebook 早前公佈政策,明確訂定將禁止「勸阻接種疫苗廣告」。另一方面,所有接種廣告需獲得授權及提供付款人資料。此項活動將率先在美國執行,並預計會推廣至全球。

    實踐真抗疫教學模式 探究未來學習

    數碼原生代( Digital natives )獲得知識的渠道十分多,甚至可說是垂手可得,要吸引或找出動機學習就變得困難。猶幸在疫情期間,有教師反思教學及學習真諦,運用工具實踐能適用於結合傳統面授課及在疫情期間或會停課的真抗疫教學模式。

    疫情發展至今,每日事態可以說是瞬間驟變。上周只有一間中學有直播,但本周已轉至近乎全區中學有直播,截稿前已知有小學及幼稚園將進行類似編排,但直播真的適合所有學生嗎?認真去看科技可以是雙刃刀,世衛就曾公布應限制兒童使用電子屏幕的時間。雖然本刊過往數期有不少正面的分享,但也有不少教師向小記道出師生背後辛酸。

    師生叫苦連天

    最直接簡單是私隱問題,科技教育裡的資訊素養裡有提及,但當教師開直播,那麼學生是否應開鏡頭呢!師生開鏡頭的實況是大家均需面對家庭空間及環境問題。然而香港居住環境各式各樣,有師生能享獨立大房;但也有不少人身處劏房,家中連安靜點的環境也沒有,那要如何處理,這種狀況還未顧及鏡頭後,影像記錄了師生家的各項資訊。
    更不幸的情況是,有學生因直播頻寬流量大,要硬著頭皮去請教老師,又可以如何處理呢?更令人覺得不安的是幼稚園也陸續開直播,若按世界衛生組織去年曾公布兒童不應使用電子產品超過 1 小時?那麼學校是否不分中小幼都應該跟風開直播呢?

    要年幼兒童作長時間直播授課未必適合
    要年幼兒童作長時間直播授課未必適合

    直播不是唯一出口

    除上述的基本問題外,還有真正學習內容及成效。現有一說法是「直播課堂」能媲美真正課堂,若是真確,那麼日後還有必要回校上課嗎?不回校豈不更妙?可節省時間及車費,如此演變下來,由於沒佔用學校設備,那學費可減低,豈不慳錢慳力?!
    小記不認為如此,畢竟學校的獨特點之一是用單純的環境,令學生課業上能更集中,兼大家均可享有相同設備在公平情況下學習,兼能促進社交。若全日直播就能與回校授課相比,到底那間學校是否有存在價值,還只是過份吹噓?
    直播模式之外,最新情況是有學校為顯示學生有學習成效,功課倍增。有教師直言,日常功課已不會少,而且功課應按進度而行。疫情期間,有學校要求教師推出大量功課,方式之一會是將舊有檔案全部 PDF ,如此一來,功能內容與學習進度並不相關,那何來學習興趣呢?所謂的 Happy School 又去了那裡?
    其實直播的教育作用,大家不妨看看《 PCM 》 1385 期的 eKids Feature 。小記認同該位老師所說,直播只是教育裡其中一個方法,若老師和學生們要花大量時間投入而成效不高時,家長有責任和學校溝通,校園管理者應多收集各類專業意見,忌以量和名詞競賽,回歸教育初心,一切應以關懷學生為本。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