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財困 WeWork 全球炒 2,400 人

    Eric Chong
    Eric Chong
    商業・科技・創業・編輯

    疫情改變網絡攻擊方式 HKCERT:網絡釣魚增35%

    去年全球受到由中國武漢擴散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加速企業數據轉型,視為新環境狀態。不過,同時帶改黑客的網絡攻擊。香港電腦保安事故協調中心( HKCERT )總結 2020 年的攻擊情況,本地保安事故數字下跌 12% ,但其中的網絡釣魚攻擊大增 35% 。

    Pure Storage 拓容器技術 看好香港數據分析市場

    儲存平台是雲端基建的核心技術之一,企業近年轉用以 Kubernetes 為主的容器支援運作軟件或應用程式。 Pure Storage 去年收購創業公司 Portworx ,加強 K8s 的混合雲技術。該公司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陳錦全認為,香港企業將會利用此基建建立人工智能和數據分析方案。

    幽靈廚房僅限試業

    外賣平台興起之後,衍生了幽靈廚房( Ghost Kitchen )模式。遇上去年全球瘟疫大流行所致的封城,令這類廚房愈做愈旺,在外國吸引大量廚師加入。不過,有人預測幽靈廚房在 2021 年將面臨重大挑戰,大多數可能要收檔。

    WeWork 上市失敗,曾一度傳出資金快要耗盡。為求削減成本和調整業務,這間快速擴充的共享工作空間公司終於要裁員。根據 WeWork 的聲明,裁員約 2,400 人,佔員工總數 19% 。

    據稱,裁員早於幾星期前開始,先在全球各地裁員,今星期回到美國本土。

    WeWork 裁員或是近月公司管理層動盪的終章。 WeWork 本在今年 8 月 14 日申請上市,但受到投資者質疑財政和管治,迫使 9 月 16 日撤回申請,估值曾一度見 470 億美元,之後大幅縮水至不足 120 億美元。創辦人兼行政總裁 Adam Neumann 最終被投資者趕台下。但公司資金幾乎耗盡,最大股東 SoftBank 隨後注資 95 億美元,換取八成股權。但拖累 SoftBank 業績 14 年來首次虧損,更創下公司歷來最嚴重的虧損。

    WeWork 最大問題是無法止蝕的財務表現。根據《紐約時報》報導,該公司在今年第三季收入 9.34 億美元,按年增 94% ,但虧損惡化至 12.5 億美元,是去年同期的 2.5 倍。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