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隱身收藏 手機變助聽器

    Eric Chong
    Eric Chong
    商業・科技・創業・編輯

    繼續抗疫 科學園、數碼港減租四分三

    由中國武漢擴散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引致的肺炎疫情繼續肆虐,特區政府的「防疫抗疫基金」已經第三輪。這次受惠者繼續包括科學園、數碼港租戶和培育公司,不過資助金額縮減至租金寬免只有 75% 。

    SoftBank 終要放手 NVIDIA 提出 400 億美元收購 Arm

    傳聞 SoftBank 要放售早年買下的英國晶片設計公司 Arm ,至今日終於落實,由 NVIDIA 出資總值 400 億美元收購。 NVIDIA 會保留 Arm 品牌,推動發展人工智能和超級電腦。

    尋找下個 Zoom

    投資者正在尋找下一隻 Zoom 。《巴倫周刊》選出八隻同樣受惠疫情的潛力科技股。入選的科技公司大多從事 B2B 業務,例如從事新一代終端網絡安全技術的 CrowdStrike 。在疫情期間幾乎所有活動都搬到網上,令黑客增加攻擊機會,為 CrowdStrike 提供發展潛力,上一季新增訂戶 105% 。該公司雖然還在虧損,增長卻迅速,而且採用訂閱制,有穩定現金收入。不過,市場已經將股價炒起,今年內累升 150% 。

    不少長者有「撞聾」,情況嚴重也不喜歡使用助聽器,一來怕異相,二來聲音效果參差,三來長時間配戴有機會耳鳴。樂聽科技開發流動程式,將智能電話變身智能助聽器,好好隱藏日常生活中,還配合軟件技術降低噪音,令弱聽人士可自信地重投社會。

    聽力障礙往往影響患者的社交,弱聽更是不少長者面對的問題。助聽器是現時最常見的解決方法,但效果不算理想。樂聽科技的智能助聽器以智能電話的收音咪和耳筒,配合程式便可放大周圍的聲音,實時透過耳筒播放,讓弱聽者能聽到應有的聲音。使用時,就如日常使用電話聽歌一樣,不為人知地戴上助聽器。

    啟蒙該公司創辦人文智輝開發這程式,因家中爺爺年時已高,聽力減弱,卻不願配戴助聽器,影響日常生活。他表示,助聽器的基本技術原理是放大聲音,在人多噪雜的地方使用或長期配戴,容易令用者感到煩厭。「試過坐在爺爺旁邊,也到聽到助聽器發出的『沙沙』聲,可想而知有多騷擾。」

    弱聽者抗拒戴上助聽器大多怕遭人標籤。他指出,戴著助聽器外出,有時也頗尷尬,加上助聽器昂費,由數千元至幾萬元不等,即使質素較好的貴價產品,亦避不過外貌問題。

    效果更勝助聽器
    為了讓爺爺放心戴上助聽器,在理工大學讀電子及資訊工程的文智輝,畢業研究項目選定開發智能助聽器。運作原理看上簡單,以咪高峰收音,經演算法處理放大聲音,由耳筒播出,背後卻涉及複雜的技術,特別是延遲時間。「Android 或 iOS 提供的 SDK 開發套件,延遲可長達 1 秒,不對口形,使用體驗欠佳,不能應用在日常生活。」

    SDK 的延遲時間來自操作系統架床疊屋的架構,存取硬件設備需要經過多重處理,便花耗時間。智能助聽器程式由代碼直接存取咪高峰,交到聲音處理引擎,然後傳送到耳筒播放。「延遲大減至 18 微秒,跟助聽器相近,近乎實時,聲音跟眼前影像互相配合,用戶體驗更佳。」

    另一優勝之處是聲音比助聽器更動聽。一般助聽器的聲音範圍只有 8kHz,樂聽可做到 20kHz,近乎 CD 音質效果。文智輝稱,智能助聽器程式較傳統助聽器更佳,在於用軟件消除噪音,可根據現場環境設定不同的消噪效果,現時有三個模式:室內、室外和空曠場景。「不同環境用上相應的降噪音演算法,減低雜聲,針對人聲或現場聲音放大,沒有回音,無論遠近聲音亦清晰可聽。更可按用戶的需要,調節高、中、低音的音色。」

    他還計畫,日後甚至可根據不同情景調節降噪效果,例如針對看電視的需要,擴大整體環境聲音。現在樂聽程式可在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免費下載,不久後將轉成收費程式,傾向以月費或年費方式。但他強調,用戶付出的費用一定比傳統助聽器低。

    [row][double_paragraph]

    智能電話程式配合免提耳筒,成為智能助聽器,使用時有如聽歌一樣,避免了傳統助聽器的尷尬。
    智能電話程式配合免提耳筒,成為智能助聽器,使用時有如聽歌一樣,避免了傳統助聽器的尷尬。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用戶介面簡單,選擇不同場景,調節擴音效果即可。關掉畫面亦可繼續使用,不算耗電,一般情況可用足 24 小時。
    用戶介面簡單,選擇不同場景,調節擴音效果即可。關掉畫面亦可繼續使用,不算耗電,一般情況可用足 24 小時。

    [/double_paragraph] [/row]

    培育機構助推廣
    這程式的效果是否比傳統助聽器更好,從由首位用戶、文智輝爺爺的反應便可知。他表示,爺爺用了這程式後愛不釋手,跟用了多年的助聽器成強烈對比。由於聽力改善,他說話多了,人也開朗。

    事實上,程式自推出後,交由不同老人院、社福機構等給長者測試,反應均認為比傳統助聽器更好,尤其對輕度和中度弱聽患者成效最明顯。「不單聽人聲更清晰,也可看電視、聽收音機,跟社會更貼近,與家人、朋友有更多話題。」

    2015 年畢業後,文智輝積極將項目商業化,創辦公司外,還加入不同培育機構。先後獲理大微型基金及其他培育計畫,去年 10 月又入選科學園、法國社企培育機構 Le Comptoir de l』 Innovation(CDI)及香港青少年服務處合辦的「So In So Good」社創企業培育。他坦言,創業團隊的技術人員背景強,卻對市場推廣一竅不通,由培育機構的人脈帶領,將程式帶入本地非牟利組織。今年也將透過特區政府的公營機構試用計畫,讓更多人認識該程式。

    他表示,現階段的挑戰是如何打入長者市場,幸好不少長者都在用智能電話,硬件設備已不成問題。下一步將支援一部智能電話連接多個藍牙耳筒在安老院內使用,讓醫護人員同時跟多位長者交談。

    樂聽去年參加 Google EYE 計畫,入選 15 強,獲有用助聽器的評判賞識。
    樂聽去年參加 Google EYE 計畫,入選 15 強,獲有用助聽器的評判賞識。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