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HPE

    HPE 加速網絡業務增長 落實擲 140 億美元買下 Juniper Networks

    HPE 落實收購網絡設備廠商 Juniper Networks ,星期二(美國時間 9 日)公布消息,涉及金額接近 140 億美元。根據兩間公司的收購公告, HPE 藉 Juniper Networks 的 AI 原生網絡產品,加強 AI 原生和雲端原生環境的技術。 HPE 預計這收購將為網絡業務帶來一倍增長。

    HPE 有意出 130 億美元收購 Juniper Networks 股價狂升兩成

    《華爾街日報》報道, HPE 正與 Juniper Networks 磋商,打算出價 130 億美元收購。消息稱,若雙方情投意合,最快今星期內公布。受到收購消息刺激, Juniper Networks 股價在收市後一度急升 22%,惟買方的 HPE 卻被投資者拋售,股價挫逾 7%。

    HPE GreenLake 加設 LLM 服務 增強從邊緣至雲端整合數據

    HPE 新推出 GreenLake for Large Language Models 協助企業用內部數據自行訓練大型語言模型,用於內部的生成式 AI 。 該公司香港及澳門董事總經理梁成琯指出,這服務提供完整配套整理從邊緣至雲端的數據,企業毋須大規模添置硬件訓練模型,有助節省成本和能源效益。

    GreenLake 大型語言模型項目 由 HPE 超級電腦 Cray XD 運作

    隨著大型語言模型 Large Language Models (LLMs) 盛行, HPE 亦在 Discover 2023 大會宣布加入人工智能雲市場,推出由超級電腦 HPE Cray XD 支援運作的 GreenLake for Large Language Models ,企業可按需使用及自行訓練、調校和部署大型人工智能項目。此模型亦支援多租戶的超級運算雲服務,服務先在北美推出,明年初開始覆蓋至歐洲。

    HPE 新數據服務 Alletra Storage MP 同一硬件支援多種儲存協定

    HPE 推出適用於區塊或檔案儲存並可配置的新模組儲存解決方案 HPE Alletra Storage MP 。該方案支援在同一硬件上採用具有多種儲存協定的分類架構,可獨立擴展效能及容量。

    HPE 收購 OpsRamp 將 GreenLake 擴展至 IT 運作管理

    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HPE)與 IT 運作管理公司 OpsRamp 簽訂最終收購協議。完成收購後,OpsRamp 的混合數碼運作管理方案將融入 HPE GreenLake 邊緣至雲端平台,再配合 HPE 現有的服務,有助降低公共雲端、主機寄存及內存的多供應商、多雲端的複雜程度。

    HPE 收購 Athonet 加強私有 5G 方案能力

    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 宣布收購 Athonet。後者是專為企業及電訊商提供私人蜂巢式網絡的供應商,其產品結合 HPE Telco 及 Aruba 的網絡產品組合,將有助 HPE 提升私有 5G 市場的地位。

    Antonio Neri 擔任 HPE CEO 滿五年 期望發展新技術應付社會挑戰

    在一間公司任職滿五年而大肆慶祝,過去較為少見,畢竟五年也算不上很長。不過,或許因近年的人力流轉快速,加上背景特殊, HPE 行政總裁 CEO Antonio Neri 卻為這五年職涯慶祝,並在公司網頁作出回顧。

    HPE搭配Qumulo軟件定義高效儲存架構輕鬆應付非結構數據爆炸性增長

    企業數碼轉型自然產生大量數據,當中有不少是非結構性數據 (Unstructured data)。這些非結構數據檔案容量細小、數量卻多得驚人,隨時是 PB 以上的儲存量。 而這些數據絕大部分對企業業務相當重要,惟要有效管理龐大數量且具備高效的存取效能表現,成為現今企業管理非結構數據的一大挑戰。系統整合服務商 Microware 引進 HPE 搭配 Qumulo 文件數據平台,為企業建立高度擴展性 儲存架構,輕鬆應付非結構數據爆炸性增長。

    HPE GreenLake 即服務成功轉型 香港業務逆市增長

    HPE 香港事隔三年再度舉辦設現場參加者的客戶活動—— Discover More 。 HPE 香港及澳門董事總經理梁成琯表示,這三年亦是 HPE 承諾推動 GreenLake 即服務轉型時期,現時從邊緣到雲端都以即服務 (as-a-Service) 方式提供。本地團隊更因 GreenLake 服務獲企業客戶採用而在疫市期間擴充人手。

    最新文章

    藝術家為何對人工智能反感

    近一年來,生成式人工智能 (Generative AI) 在藝術界引起熱烈討論。早前,Wacom 的一則廣告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這則廣告利用 AI 技術創作,引起藝術家廣泛不滿,甚至引發了一場「關公災難」,最後廣告被逼下架,Wacom 亦要發聲明道歉。為何藝術工作者,包括畫家和作家,對生成式 AI 創作表達強烈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