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Market Trend】金融服務和醫療業的數碼轉型差別

    活用零售科技 利用現有技術加強防疫

    疫情大爆發促使支援在家工作、在家上學的技術大行其道,同時帶動網上購物的消費額推向新高。根據 CC Insight 最新的數據分析顯示,全球網上零售在這半年內持續增長。其實現有技術加強防疫,例如自動點算人數、自助點餐等。

    D-Biz 加碼

    特區政府因應疫情在「防疫抗疫基金」調撥5億元推行的「遙距營商計畫」( D-Biz ),由於申請反應非常熱烈,計畫推出五周已接獲14,500份申請,5億元根本無法應付。各方提出加碼要求,最終創新科技署宣布增撥10億元,合共15億支持計畫推行。

    象徵意義

    香港的國際地位由眾多因素組成,並非一兩件事就可做到。用作傳送數據的海底電纜其實也負上重責。

    作者:澳大利亞電訊(Telstra)金融服務部全球總監 Matthew Lempriere

    近年來,透過數碼平台管理健康和財務的情況愈趨普遍,從記錄運動量、食量,以至網上理財及貸款,都無一不能在網上辦妥。此種市場需求加上新技術帶來的營運及競爭衝擊,為金融服務業和醫療企業創造了龐大的機會和挑戰。有趣的是,這兩種行業正以不同的方式迎合市場需求及改變。

    金融服務和醫療業有很多共同之處——均提供了日常不可或缺的服務、有完善的法律制約、在客戶私隱和資料安全的範疇上,受到嚴密的監管。可是,這兩個行業在應付亞太區的數碼轉型趨勢時,所採取的方式卻有明顯的分別。

    澳大利亞電訊(Telstra)與經濟學人智庫(EIU)早前共同發表「潛能互連(Connecting Capabilities):亞洲數碼轉型指數」報告,探討影響企業商業表現的關鍵因素,除了以量化的方式列出 11 個主要亞洲市場的排名,更比較了金融服務、醫療、物流、傳媒、製造業和專業服務6種行業的數碼轉型方針。

    宏觀所有受訪國家,金融服務業的數碼轉型程度領先,而醫療機構卻是最難體驗數碼轉型效益的行業。兩者的數碼轉型各異,當中的原因包括:

    1. 領導與跟從者的分別

    近三分之一的金融服務機構認為自己有責任提倡數碼轉型,比率為眾行業之冠,遙遙領先只有 18% 的醫療業。

    金融科技中革新者的成功,驅使金融服務行業在數碼轉型上較為進取。擁有最新金融科技的企業在領導電子商務、電子服務平台及區塊鏈等範疇享有優勢,對傳統金融服務企業自然構成壓力。由此可見,金融業能根據市場需要,彈性調節其營運模式,這亦是積極推動數碼轉型的原因。逾八成的香港金融業管理層表示,其數碼轉型工作已助企業改變某方面的商業運作模式。 

    2. 對數碼轉型效益的意見分歧

    整體而言,金融業對數碼轉型帶來的商業效益有較正面的看法,近 74% 的受訪者認為數碼轉型方面的投資項目,現時已印證其價值。金融服務企業認為數碼轉型最大的效益,在於能幫助開拓新市場(50%),以及推出創新的產品和服務(42%)。相比之下,醫療業則較注重改善日常的工作效率,有部分醫療機構認為,節省開支和提升生產力是從數碼轉型所得的最大益處。

    3. 客戶互動方式各異

    與醫療業界的客戶相比,金融服務的客戶更常以網上渠道購買產品、使用服務及與服務提供者互動。64% 的亞太區金融服務企業正使用網上平台提供服務,而醫療機構則少於一半。通過即時對話與顧客溝通的金融服務企業數量,亦比醫療企業多一半。

    4. 過往數碼轉型的成敗差異

    醫療業的數碼轉型速度比金融業慢,亦可能由於其過去的數碼轉型結果未如理想。醫療業的業務複雜且性質敏感,要帶動轉變並不容易,所以有三分之一的醫療機構表示數碼轉型的投資未見回報,比率是眾行業中最高。

    總括而言,每個行業都會因服務性質,客戶的使用模式和相關條例等因素而有不同程度的數碼轉型。金融服務行業至今從數碼轉型得到最大的效益,但這並不代表醫療業不會轉變。醫療業正逐漸進行數碼轉型,但達到像金融業般充份實現數碼技術帶來的價值還有很長的距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