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Redmonkey Mind】全球長跑「瘋」(中)

    加速無現金化

    一直都說現金鈔票污穢,藏有大量細菌,特別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期間,大眾對使用現金存有顧忌,在街上不時看到有人收到找換得來的鈔票後,隨即噴上消毒劑,減低感染的機會。更有不少消費者為減少接觸現金,以電子付款方式取代。這場疫情,似乎也在推動「無現金社會」。

    找不到大數據價值

    針對新型冠狀肺炎在港爆發第三波, 疫情嚴重,特區政府決定推出「 2019冠狀病毒病測試普及社區檢測計畫 」,由 9 月 1 日起免費為全港市民採集鼻腔及咽喉混合拭子樣本。此計畫是好是壞各有見解,參與與否亦屬個人意願。

    網絡安全資訊共享

    網絡安全領域總是處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拉鋸狀態,正如本周《 Focus 》專題探討的勒索軟件,雖然出現多年,伎倆離不開先利用電郵誘騙用戶上當,但技術變化多端,每年跌下陷阱的人和企業總是數不清,甚至有大家熟悉的品牌。一旦用上這些公司的服務,一般用戶也受波及。

    全世界也可找到長跑「瘋」,除了香港及美國,中國也不遑多讓,愈來愈多城市舉辦馬
    拉松賽事,其中有近 20 年歷史的上海國際馬拉松,參賽人數突破 35,000,預計報名人數更超過 12 萬。

    雖然,我說過普通的 T 恤短褲,加上一對白布鞋已可跑步,但城市人跑步資歷愈長,愈變得講究。我的裝備就有 Adidas 及 Asics 的跑鞋、Under Armour 的跑步背心,還有 Polar 的運動電子表。這些體育品牌近年積極贊助長跑賽事,Adidas 及 Nike 分別是北京馬拉松和上海馬拉松的贊助商。數年前,香港渣打馬拉松的官方跑衫贊助亦由 New Balance 變成中國的特步,後者更贊助中國 13 場馬拉松賽事。根據美國雜誌《Runner’s World》估計,美國「節儉型」跑友一生的跑步花費為 14,358 美元、「普通型」為 56,942 美元、「奢華型」則為 212,872 美元,可見此市場為兵家必爭之地。

    有分析預計,去年中國的馬拉松賽事營運收入達 20 億元人民幣,帶動相關行業收入超過百億元人民幣。美國籌辦的長跑賽事,亦是一個價值 14 億美元的行業,並持續增長,自然引來大機構垂涎。好像 Virgin Sport 已聘請全球最具規模之一的紐約馬拉松主辦單位行政總裁 Mary Wittenberg 統領這個新企業,主辦包括長跑比賽在內的體育賽事。

    私募基金也愛長跑
    私募基金也認為這行業有利可圖,如 Calera Captial 於 2012 年以 2.5 億美元,收購在 30 多個城市有主辦 Rock N』 Roll 長跑賽事權的 Competitor Group Inc。該公司或許希望能做到 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 般,出售賽事賺錢。後者最近成功以 6.5 億美元,即最初投資額的四倍,出售擁有三項鐵人賽系列的 World Triathlon Corporation 予中國萬達體育。

    香港的長跑賽事數目正在高速增長,除了香港田徑總會外,很多賽事仍是由歷史悠久的本地跑會主辦,但近年已有專注體育項目籌辦的私人企業,據說收取六位數的籌劃費舉辦一個長跑賽事,買家包括體育品牌、政府機構,以及想藉比賽建立正面形象的企業。除冠名籌劃費,收入還可包括入場費及贈品贊助費。不過,真的要避免濫收贊助,好像有次完成一個健康的 10KM 賽事後,即時遞上一杯雪糕,這未免有點矛盾。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