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名人導師雲集 ShowMuse非一般教學平台

    加速無現金化

    一直都說現金鈔票污穢,藏有大量細菌,特別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期間,大眾對使用現金存有顧忌,在街上不時看到有人收到找換得來的鈔票後,隨即噴上消毒劑,減低感染的機會。更有不少消費者為減少接觸現金,以電子付款方式取代。這場疫情,似乎也在推動「無現金社會」。

    找不到大數據價值

    針對新型冠狀肺炎在港爆發第三波, 疫情嚴重,特區政府決定推出「 2019冠狀病毒病測試普及社區檢測計畫 」,由 9 月 1 日起免費為全港市民採集鼻腔及咽喉混合拭子樣本。此計畫是好是壞各有見解,參與與否亦屬個人意願。

    網絡安全資訊共享

    網絡安全領域總是處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拉鋸狀態,正如本周《 Focus 》專題探討的勒索軟件,雖然出現多年,伎倆離不開先利用電郵誘騙用戶上當,但技術變化多端,每年跌下陷阱的人和企業總是數不清,甚至有大家熟悉的品牌。一旦用上這些公司的服務,一般用戶也受波及。
    d4239b5e210927f28979b17deaf362421105a3a3.jpg  

    3a00506ef09bb9ff5e5f59c05b27d89edd206f2b.jpg看影片是現在最流行的學習模式。如果由專業人士拍成的教學影片,說服力頓時大增。在中港兩地廣告界打拼多年的張龍華認為,香港及大中華地區缺乏具規模的網上學習平台,看準機會創辦 ShowMuse。不過,所教授不是一般知識,而是無形的社會規則。

    有些知識難在課堂上學習,不過在商業社會上卻是無形規則,例如社交技巧、餐桌禮儀、品酒等。張龍華指出,不少出身草根的青年,自小沒有機會接觸,踏進社會要從錯誤中學習。相反,富家子弟從小接受訓練,站出來自然給人大方得體的形象。「這是贏在起跑線上的典型例子。相信不少踏進社會的初生之犢,總會在某些無形規則上碰釘,出現尷尬。懂得社會禮儀,在商場上便有更多發展機會。」

    張龍華以自身經歷說明掌握社會無形規則的好處及重要性。曾經自費報讀紅酒課程的他,早前跟投資者傾談入股 ShowMuse 時,便是在餐桌上從選擇紅酒開始。「雖然傾談的內容,最重要還是投資部分,但紅酒卻是打開話題的催化劑,談得投契,令合作事半功倍。」

    其實,他創辦 ShowMuse 的原意,是集合社會上的專業人士,教導不同類別的知識。「有些知識在社會上一定要識,卻未必有人教。ShowMuse 便找來名人和專業人士拍片,讓資源分配更平等,流動短片正是最佳的媒介。」

    名人做導師
    「現在每人都拿著智能電話,看流動影片更是年輕人的習慣。將知識變成影片,用戶便可隨時隨地學習。」

    ShowMuse 將推出智能電話應用程式,分免費影片和收費影片。導師可選擇免費傳授知識或收取費用,該平台會分其中 35% 收入給導師。「由於用戶購買影片屬應用程式內的收費,App Store 收取其中三成費用,35% 會用作宣傳推廣,餘下的收入便全數分給導師。」

    基本上,只要具備專業知識,便可拍成影片,成為 ShowMuse 的教學片段。「找來
    社會名人和專業人士教授,總比其他人教更具說服力。」
    827a8d819fc0465c7788f8afad0db2653d5dc345.jpgShowMuse由名人導師主講的影片,分享知識。

    ShowMuse 現時在多個培育計畫內發展,包括本地的科學園。月初正式推出ShowMuse平台,初期共有 35 位導師,來自 6 個範疇:創業、飲食、家庭及兩性關係、自我提升、健康生活及文化藝術。當中不乏名人,包括大學講師張寶華教導建立個人品牌、模特兒 Jessica C 介紹世界各地的接吻文化及技巧、葡萄酒專家 Ceci Choi 教品嘗葡萄佳釀、特區政府資訊科技總監楊德斌教創業公司集資等。

    張龍華又鼓勵更多人當上導師,只要具備專業知識便可。「試想想,拍片的成本只是數千元,加上十數小時準備和拍攝,往後多年可在平台上賺取收入。即使影片未能熱賣,
    導師所賠上的也很有限。」

    他透露,首階段的導師大多由導師之間互相介紹。「他們了解過 ShowMuse 的運作,認為能有效地將知識流傳,介紹其他專業人士朋友參與。」

    優勢在於專注
    跟 YouTube 影片平台比較,張龍華認為 ShowMuse 的優勢在於專注。「YouTube 影片太多,沒有質素保證,可能有類似的教學題材影片,但不夠集中,製作人亦難找到目標觀眾。ShowMuse 以教學為主題,用戶是有學習動力的一群。」

    由於平台以學習為主,加入多個針對性的功能,例如隨時暫停和回復,以及設有互動問答功能。在影片播放中途,隨時彈出跟內容有關的選擇題,回答後才繼續播放。「很多人看影片不專心,若中途暫停,便可重新專注。而且,每條片預備 10 條題目,每次播放根據用戶的學習程度,抽出兩條。一來不希望太過艱深打擊學習,二來太容易也失去意義。」

    廣告變教學拓收入
    另一方面,張龍華稱會跟商戶合作,讓教學變成軟性廣告推銷,例如紅酒課程,影片作為初階入門,如要進一步學習,學員便可報讀進階課程。

    他又透露,正跟冧酒代理商合作,拍片教人品嘗冧酒,然後附上網上零售商連結,看過教學影片後有興趣便可直接購買。「用戶既可從影片學習,又能為合作夥伴拓商機,一舉兩得。」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