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後疫情時代 順勢轉用混合式學習

    kaWing
    kaWing
    從事科技教育報導逾十年,見證香港電子學習及STEM的興起和轉變,近期關注AI及特殊教育。

    禁網世代助 VPN 發展

    疫情改變人們的生活,而隨著疫情變化的還有世界政局變幻難測。因應美國宣佈一系列的措施,與科技直接有關的是禁制 TikTok 。外國媒體 TechCrunch 指出,隨著禁用 TikTok ,很多國家或地方的記錄顯示使用 VPN 用戶數目不斷增加。

    在 Win 10 上直接執行 Android 程式 首批率先支援 Samsung 手機

    隨著 Samsung 發表 Samsung Note 20 ,微軟最近亦宣佈 Your Phone App (您的手機小幫手)有新升級:Windows 10 用戶,只要將 Windows 更新至 Build 20185 ,就可直接執行 Android 9 或以上的手提電話 Apps ,並公佈已支援的手提電話名單。不過現階段只支援 Samsung 旗下的指定高中低階手機。

    Apple・Google 員工 2021 前在家工作

    香港疫情變化迅速,由單位數變雙位數,雙位收變三位數,前景難料。當外圍政策不湊巧時,有企業推出政策,期望能減低風險。本周初外媒報導 Google 宣佈 WFH 延至 2021 年六月底。蘋果於昨日亦宣佈相關策略,預計員工於 2021 年初前,員工可選擇在工作。

    疫情反覆,有醫生甚至直至現時香港面面對嚴峻的疫情。無論如何,疫情令世界改變不少,其中之一是網絡與現實結合得更緊密,這狀況在教育界尤其顯著。香港教育城(簡稱教城)行政總監鄭弼亮先生分享了他的見解,指出在後疫情時代,學界應趁機發展更有效率結合電子學習的混合式教學方法。

    鑑於疫情反覆,學界正面對複雜的境況,要維持優質的教學,鄭弼亮先生認為可參考混合式學習模式( Blended Learning Models );鄭先生指出,此模式不是新鮮事,過往一直有在大學運用。大學的學習模式眾多,例如有教授會以傳統方式授課,在課堂裡可以有高達以一教三百的比例人數,但同時個別課程也需要有小組教學,甚至是個別指導實習及實驗等各類型教學方式。

    香港教育城行政總監鄭弼亮先生指出,疫情期間學界可順勢轉用較有彈性的混合式學習,並加入電子學習評估和學習平台,減省工作;還有為小學生提升判斷運用資訊的能力。
    香港教育城行政總監鄭弼亮先生指出,疫情期間學界可順勢轉用較有彈性的混合式學習,並加入電子學習評估和學習平台,減省工作;還有為小學生提升判斷運用資訊的能力。

    擺脫舊有框架教育方式

    混合式學習模式並不複雜,只要教師能掌握科技、教學目的和過程,就可因應要點運用不同工具重組課堂設計。他再舉例指,近年香港流行的翻轉學習模式( Flipped Classroom )也正是混合學習模式的其中一種;當中教師要真正掌握課堂內容然後重新細分,有些內容適合單向授課就可製作成影片,然後供同學自行學習,而雙向的課堂重點是處理學習差異或評估,這是典型混合式學習的實現方法之一。

    混合式學習模式( Blended Learning Models )概念是因應需要重組課堂,教師需掌握確實教學內容,但若能掌握及變通者,日後教學工作有望事半功倍。
    混合式學習模式( Blended Learning Models )概念是因應需要重組課堂,教師需掌握確實教學內容,但若能掌握及變通者,日後教學工作有望事半功倍。
    近年香港流行的翻轉學習模式( Flipped Classroom )也正是混合學習模式的其中一種。
    近年香港流行的翻轉學習模式( Flipped Classroom )也正是混合學習模式的其中一種。

    運用科技瞭解進度

    上述提及評估,但隨著疫情發生,過往的課堂評估要變成網絡中進行,電子評估工具正適合於此。事實是電子評估可減省教師重複改卷的工作時間,也能直正經由系統進行分析。其實,教育界和教城於已經過多年電子學習,已有充足工具,甚至也有內容,只待專業老師或合適人員運用一系列的電子工具達成任務。鄭先生指出,疫情期間,按教城內統計,使用電子評估工具的數字大幅上升,他亦推介學界可運用教城的電子評估工具。

    STAR 電子學習評估系統適合小學至初中,提供中、英及數三個主要學科題目供評估之用。
    STAR 電子學習評估系統適合小學至初中,提供中、英及數三個主要學科題目供評估之用。

    例如於小學至初中,於學業的實務上最重要是訓練三項基本能力,即中文、英文及數學三科。學校可運用教城的「 STAR 」平台,當中題目是教城與教育局編製,將九年學制分為三個階段,共有 57,000 條題目,學校亦可以即時得知學生表現。至於高中生就可運用「 OQB 」,此平台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合作,提供歷屆 HKDSE 及相關試題的網上評估系統,但需注意此系統現時涵蓋是十一個學科,並不包括中文及英文,但常見科目如數學、物理、生物、化學等均齊備,而最重要是有試題分析報告和每周進展評估。

    OQB 是適合高中的平台,現時有十一個學科資料,兩個評估系統均由教城以相宜的費用提供。
    OQB 是適合高中的平台,現時有十一個學科資料,兩個評估系統均由教城以相宜的費用提供。

    課業運用免費整合平台

    除了評估,另一重點就是發放課程編排及功課的學習管理平台。鄭先生表示,現時較多學校使用 Google Classroom 和 Edmodo ,而兩者確實各有長處,但於他記憶當中,能令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有學校運用 Moodle 。香港教育界環境特殊,有部分學校有較多跨境的學生,但部分教學平台確實未能跨境使用。有學校因此於短短兩周內與 IT 公司合作,將全校網上學習系統改為使用開放原始碼的 Moodle ,最終順利推行兼顧跨境生的全校電子學習。搜尋本地及世界各地資料,無論在香港或外國,也有教師混合使用上述的學習平台。

    Moodle 是一個發展歷史悠久且功能強大及免費的開源學習平台,鄭先生推薦各校可考慮使用。
    Moodle 是一個發展歷史悠久且功能強大及免費的開源學習平台,鄭先生推薦各校可考慮使用。

    家長需關注學生資訊素養

    上述主要是給學校的建議,而鄭先生最後補充,在疫情期間不止學界要作出改變應對未來,各家長也應注意小學生於網上學習判斷資訊的能力(即資訊素養)。他指出,疫情及停課或有機會變成常規,他明白家長現時也有很多事項難題需要面對,因此教城有公開資訊素養的相關資料,也即將舉辦相關講座,建議小學生與家長們一起參加。

    教城有提供資訊素養的學習資料,家長們可善用以教導學生。
    教城有提供資訊素養的學習資料,家長們可善用以教導學生。

    延伸閱讀

    教師的電子評估分享-疫境中的 Google 教室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