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自療的能力

    雙向溝通的條件

    近日社會所關注的話題,莫過於當權者與年青人的矛盾,引發起一連串的風波和傷害。筆者在這裡,也順帶談談「溝通」兩個字的條件。

    對孩子坦白

    有位媽媽向筆者查詢,四歲的男孩子被心理醫生確診廣泛性焦慮症,家長四出找協助。男孩的困難是難於融入新環境,適應的時間比一般小孩子為長,而且會放聲嚎哭,上學超過六個月仍未能投入當中。與此同時,在日常生活也會有不自在的緊張。

    孩子玩的心思

    現今的孩子時間表日漸繁忙,沒有太多閒暇的時間;加上不少家長工作忙碌,每天與孩子遊戲時間少之又少。接著,若功課量多,父母孩子的生活,彷彿連晚餐及洗澡的時間也分秘必爭。

    八歲女孩早於一年級時確認有讀寫障礙,一到考試默書便焦慮起來,情緒會忐忑不安而且做不出該有的水準。學校老師嘗試按學童的需要給予較長的考試時間,但效果仍然不太理想,加上近期升讀三年級,課程也深奧了。
    女童屬於文靜型,由於擔心自己的成績令家長失望,於是壓力傾向內化,焦慮症狀逐步浮現。一到了默書時間,便不自覺地拉扯自己頭髮,嚴重的時候,默書後會一桌子也是頭髮,嚇倒老師同學之餘也影響外觀。個案經老師轉介確診為焦慮症。家長商量過後,決定讓女兒參與遊戲治療課程一段時間。如情況沒有改善,才尋求醫生配合藥物的幫助。

    遊戲治療的過程

    她頭三次來遊戲室都戰戰兢兢的,眼神恍忽不定,步履也是碎步碎步的,但我觀察到她眼睛有四周轉動,她心神不定,但仍有觀察遊戲室的事物。由於安全感正在建立的階段,焦慮症的孩子來說,他們十分需要穩定性。因此遊戲室的一切事物或甚擺放的位置,每次都始終如一,沒有加也沒有減。到第四次來遊戲室的時候,女孩慢慢走去故事盒面前。
    女孩問:「這是什麼來的?」
    治療師:「你想知道這個盒子是什麼來的?」
    女孩:「嗯…」
    治療師:「這是一個故事盒。」
    女孩:「故事盒如何玩?」
    治療師:「你可以將你喜愛的公仔放進去,之後可以創造故事,甚麼故事也可以。」
    女孩感到興趣,這是我們第一次說了故事,用她選擇的公仔人物來創造故事。每次透過角色扮演,其實都是訴說她自己的故事。到後期了解增加的時候,她有時候選公仔,而我負責說故事,或角色調轉也可以,故事都同樣合乎她的心意。接下來的幾次見面也是說故事,不同的是,她的投入感和創造慢慢地增加了,故事的人物也正逐漸步至理想。
    有一天,她忽然問我,可否給故事盒扮靚。因為故事盒是一由個紙盒改造的,外表較平凡。作為治療師當然答允,並拿出顏色筆給她。於是女孩用不同顏色筆在故事盒上寫字。一個字會用上幾種顏色,一筆一筆地寫上;如遇上她不懂得的字,她會向我取提示,或叫我在旁寫一次,然後她背默出來,過程就如默書一樣。這個過程用了兩節時間,全程由女孩主導,治療師不加意見也不追趕。完成後,她很滿意「扮靚」過後的故事盒,樂上了半天。來了遊戲室多次,第一次看見她這張燦爛的笑容。雖然是成人眼中簡單的幾個字,但對她來說,滿足的來源不只是「扮靚」過後的故事盒,而是她跳出了對寫紙的恐懼。 她重新接納自己,重新欣賞自己。這也正正是焦慮症病人改變的關口。經過多次,她克服了「寫字」的恐懼,老師說她默書時焦慮症狀也大大減少。

    神奇的魔法

    遊戲室能讓女孩感到安全、感到自在、感到沒有壓力。故事盒,彷彿是女孩情緒的出口,感覺的抒發。顏色筆,讓女孩隨心所欲繪畫出自己的世界。遊戲治療的力量,是讓孩子有空間「自療」,由他們主導的遊戲,按照自己的步伐來作出改變。這個成功見證,也是其中一個支持筆者堅持輔導工作的力量來源。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