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2017 施政報告 創新‧科技‧教育意見(下)

    kaWing
    kaWing
    從事科技教育報導逾十年,見證香港電子學習及STEM的興起和轉變,近期關注AI及特殊教育。

    科學角度討論 全人教育發展

    昨日香港懸掛八號風球,但隨疫情期間新常態形成,《 2020 全人發展論壇 ── 從情緒支援及教育科技講起 》如期改在網上舉行,當中數位參與研討者能真實講解香港教育所面對的複雜現況,雖然此論壇不是政策公告,但值得熱心理解教育的相關人士聆聽和參與,從而對未來有更整體和清晰的觀感。

    Facebook 明禁「勸阻接種疫苗廣告」

    觀感和取態是兩面刀,一直鮮有立場的 Facebook 早前公佈政策,明確訂定將禁止「勸阻接種疫苗廣告」。另一方面,所有接種廣告需獲得授權及提供付款人資料。此項活動將率先在美國執行,並預計會推廣至全球。

    實踐真抗疫教學模式 探究未來學習

    數碼原生代( Digital natives )獲得知識的渠道十分多,甚至可說是垂手可得,要吸引或找出動機學習就變得困難。猶幸在疫情期間,有教師反思教學及學習真諦,運用工具實踐能適用於結合傳統面授課及在疫情期間或會停課的真抗疫教學模式。
    教育改制培養人才

    由此延伸,他也指出香港教育及人才架構存在已久的問題。自 DSE 推出後,香港修讀 M1 及 M2 報讀人數持續降低,至使理科及工程修生困難,更遑論培養研發等人才。原因之一是家長推崇醫生、律師等專業,其次就是修讀工商管理,傳統理科不受重視。此外,校長的決策往往因應成低成本高效益,若是運用機械的科目,既需要投資,而學生也不一定能考取好成績,在捨難取義的社會文化下,讓近年的學校發展更容易偏重文商科發展,導致 M1 、 M2 ,以及修讀物理、化學、 ICT 及 D&T 人數均不多。
    [row][double_paragraph]

    IB 學制特色考試分數外, 並有日常評分、論文評核等,有更全面的考評標準。
    IB 學制特色考試分數外, 並有日常評分、論文評核等,有更全面的考評標準。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DSE 修讀 2 個選修科目為主,當中很多人放棄修讀 M1 、 M2 。
    DSE 修讀 2 個選修科目為主,當中很多人放棄修讀 M1 、 M2 。

    [/double_paragraph] [/row]
    他個人認為在未能更改制度情況下,可稍稍改變入學標準,過往是入大學的評核是中英數通識;改變後可以是中英通識,然後 M 、 M1 、 M2 裡三擇一即可。此舉最大的優點是學生可保留選修的科目數量,畢竟 M1 、 M2 也是數學,主要是保留相關數學為基礎已足夠。至於餘下在中學未能學習的部分,可留待大學在大一及大二學習,但至少能增寬門檻。長遠而言,將動手做和面試部分加入評分,或是增加類似的評核項目,如 IB 學制類似的設計,均能讓動手做能力較高或有心有地的學生,增加就讀大學的機會。

    推動 STEM 標準

    最後,他期望經由 STEM 的意念推廣,加上政府推動,中學方面能有更多積極的轉變。此外,他指出過往 STEM 推動政策以撥款為主,目前初步已見巿場有良莠不齊的產品或服務。黃教授表示政府在此方面可多作一些支援,例如進行初步篩選,或參考外國設立標準等,將會有助 STEM 能真正在學校發展。

    現行家長對 STEM 認知

    談及對 STEM 的瞭解,筆者邀請對教育有濃厚興趣,並身兼是香港革新教育家長同盟成員,也是兩位小學學生的母親陳思雅分享。她表示近年有研究 STEM 及歐美等教育制度,據她所知 STEM 不是科目,甚至可以不是課堂,以外國為例,大多以活動方式教授,香港也有學校推行,但落實執行意念的學校為數不多。
    STEM 能學習數理以外,更重要是學習層次,能涉及創意、思考、排難、合作、邏輯等原素,非一般的傳統科目。另一方面, STEM 較不適合涉及呈分或 DSE 等類似的制度,教育局也可藉此檢討考試制度,並適切將香港教育推向國際水平。

    推行課程檢討

    她個人十分支持 STEM 課程全面發展,畢竟是可幫助跨學科學習,但前設必須減低傳統學術科的教學時數,並應減少或零家課。她個人認為由於 STEM 本身涉及甚多,若教育局能於此時機,推出新課程內容、課時標準及增加宣傳,會有助學校執行。
    適時全面的檢討,有助 STEM 不會最終投閒置散成口號,或淪為商業產品於教育裡變作產品,她期望能藉 STEM ,真正改善或提升學生的學習質素,達到與時並進的水平。最後,她寄語於本刊,學校與教育持分者(即教學工作者及家長)能放低學習求分數的標準,以身教讓 STEM 貫徹全面有效實行。
    [row][double_paragraph]

    香港革新教育家長同盟是一個關注學生的組織。
    香港革新教育家長同盟是一個關注學生的組織。

    [/double_paragraph][double_paragraph]
    教育局過往有課時指引,但加入 STEM 元素後相信需要重組。
    教育局過往有課時指引,但加入 STEM 元素後相信需要重組。

    [/double_paragraph] [/row]
    以筆者來看施政報告與家長期望一致,認為 STEM 需落實執行,惟實現關注要點明顯有落差,家長著重孩童身心在學習期間應取得平衡,政府注視 STEM 在學校實行成果,筆者期望政府理解家長真正所需。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