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數碼鴻溝仍然有待改善

    Dr. Joseph Leung
    擁有工商管理博士及三個碩士學位,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 30 年,現為香港理工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及課程總監、香港零售科技商會副會長、香港互聯網論壇副會長、亞洲域名爭議解決中心專家名冊成員、香港調解資歷評審協會認可綜合調解員、英國特許仲裁學會(東亞分會)委員、學術及資歷評審局學科專家、香港、新加坡及英國電腦學會資深會員、英國特許市務學會資深會員、國際扶輪 3450 區中環海濱扶輪社創社社長。

    新的學年剛剛展開,因疫情關係,學生面對了一段長時間的網上學習,現時終於等到面對面的學習機會;然而在過去這種突如其來的轉變,究竟學生們能否應付?這正是要了解他們的「數碼公民素養」。

    所謂數碼公民素養關乎學生是否具備使用數碼科技的能力及取向,這是身為公民在數碼社會中生活、學習、積極參與,以及開展職業生涯的重要能力。數碼公民素養也是攸關社會福祉至爲重要的能力。

    早於 2019 年,香港大學作出「數碼公民素養的學習與評估」(數碼公民素養)研究計劃,首階段研究結果顯示,香港的中小學,學校間以及校内學生,在數碼能力上均存在顯著差異,而隨着網上教與學的應用越趨普遍,這差異有可能進一步加深。是次計劃的研究結果有助進一步了解因 2019 冠狀病毒疫情而停課的學生、家庭、教師及學校所面對的挑戰,以及復課時需要留意處理的事項。

    由於網上學習在疫情期間成為學校教與學的唯一途徑,而學校進行網上教與學,學生需具備最基本的數碼能力以及要有合適的電腦使用。同時,學校會按照其估計該校學生所掌握的數碼能力,以及他們可使用的數碼設備來設計和組織網上學習的內容。數碼能力是數碼公民能力的核心元素,包括數據素養、溝通與協作、數碼內容創作、數碼安全,以及使用資訊和通訊科技解決問題等五個數碼能力關鍵領域,均能掌握基本技巧。

    由於預期數碼鴻溝會因著疫情期間網上學習經歷進一步擴濶而加劇,倘若情況未能及時改善,停課期間依賴網上學習的結果,不但會擴大校內和學校之間的數碼能力上的差異,連帶在不同學科的學術表現也會受影響。

    筆者非常認同是次的研究,皆因不單是學生們,還有其他人士例如長者,都會因疫情而擴大數碼鴻溝,看看近日「書面登記電子消費券計劃」事故,便明白長者對掌握數碼科技的無助,更何況是我們的未來主人翁,期望透過融合跨學科學習實施,能够提升學生數碼公民能力最關鍵的一步,建立共同願景,以及跨社群與不同持份者建立合作夥伴關係和實踐機制,最後能够加強學生的數碼能力和縮窄數碼鴻溝,建立一個強大的網上學習支援系統,改善整體的教育制度以切合二十一世紀的學習需要。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