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有理直說】再談虛擬實境

    Dr. Joseph Leung
    Dr. Joseph Leung
    從事資訊科技行業超過30 年,現為香港零售科技商會副會長、香港電腦學會、英國電腦學會、新加坡電腦學會、英國市務學會及香港董事學會資深會員等多個學會會員。

    當香港的競爭力每況愈下時

    常言道︰「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正好形容近年傷痕纍纍的香港,近日連引以為傲的國際競爭力都失守了,早前瑞士洛桑管理學院 ( IMD ) 公佈 2020 世界競爭力報告,香港由去年的第 3 位下跌至第 5 位;相反,曾經被譽為宿敵的新加坡蟬聯榜首。

    科技協助人類面對新常態

    新冠狀病毒疫情雖然仍是揮之不去,但面對沉重的經濟衝擊,各國政府都需要盡快將社會回復到正常狀況,特別是經濟發展;然而,要做得到絕對是知易行難,皆因不論各行各業,以至個人,都已經因為疫情而受到影響而作出改變,近日大家都稱之為「新常態」。

    疫情加速 「宅經濟」發展

    疫情期間,大家都不願外出,不少人的生活習慣已經作出改變;雖然足不出戶,仍然要促進經濟發展,例如民眾的消費、娛樂活動移往家中,帶動了居家健身、線上學習、自煮家 電等的宅經濟商機,稱為「宅經濟 Work from Home Economy 」,但此詞非源自疫情。

    eae1de0dcd09ef08a30d9d95ae61a328853eaed8.jpg

    美國有一間公司,利用 Facebook 去年收購的 Oculus VR 技術,設計了一套名為 Birdly 的模擬飛行系統。模擬甚麼?大家可能也夢想過如小鳥飛翔,坐在(應該說是躺在)Birdly 的 VR 滑翔器上,電腦會模擬實境令人有置身於天上滑翔的感覺。有記者親身體驗過後更讚不絕口,有畏高症的朋友可能可以克服飛上青天的心理障礙。年多前 Google 推出的 Google Glass 也為大眾帶來了一陣 Augmented Reality 熱潮,但 AR 一般在應用上比較多,要有 VR 體驗還是要有 Oculus VR 或 Samsung 的 Gear VR(需配合 Note 4 使用),又或者 Microsoft 近期推出配合 Windows 10 的 HoloLens。

    為何大廠們突然又一窩蜂的再次走進 VR 市場?其實早在九十年代,VR 的產品已經面世,VR 眼罩、VR 手套加上 VR 遊戲例如 Descent 及 MechWarrior,我當年一一試過,感覺有如在「廿一世紀殺人網絡」扮演 Neo 的奇洛李維思一樣,隔空取物,空中飛翔。但奈何當時軟件支援不足、電腦速度不夠快及 VR 頭盔內的顯示屏幕解像度不夠高,未能大大的流行。到了今時今日,連智能手機的運算速度也比當年的電腦快上不知多少倍,加上連手機也採用 2K 屏幕,網速也到了光纖及 4.5G 年代,正所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這年頭只要有市場,開發應用程式的大有人在,你可以嘗試在 Google Play Store 搜尋 VR Apps 便會略知一二。 其實 VR 的應用當然不止於看電影或玩電子遊戲,很多模擬程式其實可以幫助科學家改善人類的日常生活以至醫學研究,不能盡錄,熱切期待下一浪的 VR 世界正式來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