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誰付 WFH 雜費?

    Eric Chong
    商業・科技・創業・編輯

    自從瘟疫大流行,企業被迫實行在家工作政策,有些更決定從此落實遙距工作。這政策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有人初期喜迎在家工作,過了一段時間又懷念在辦公室的日子,香港人果然喜歡上班。不過,在家工作衍生其他額外成本問題,例如廁紙開支由誰負責?荷蘭的半官方研究機構認為,應該由老闆埋單。

    荷蘭家庭財務預算研究所( Nibud )計算過在家工作的額外成本,包括廁紙、水電煤、茶水等雜費,平均價值約每日 2 歐元。 Nibud 屬當地官方資助機構,政府將為公務員發放 363 歐元的疫情特別津貼。

    歐洲多國擬修例

    該研究所還稱,這數字僅是平均成本,不同地區的水電開支有差異,各人因家居工作而添置的電腦、電話、家具等還要另外計算開支。在辦公室上班,這些雜費開支只有老闆會在意,員工不會理會。但在家工作就變成自己的開支,收到震撼帳單時才驚覺。在西方國家一切都以勞工福利為先,企業當然要提供在外工作的津貼。

    當遙距工作漸漸成為勞動人口的主要部分,歐洲多國議會正在研究更新相關法例。講求慢活的西班牙要求僱主支付在辦公室以外的工作成本。遵從規矩的德國亦商討在家工作的勞工權益法案。崇尚自由主義的法國剛通過新法案,禁止下班後發送電郵。稅務條例複雜的英國,正在面臨三級封城措施,政府被迫推出在家工作津貼,每月可申領最多26鎊,彌補多付的雜費開支。

    有港企主動津貼

    至於香港,特區政府未見有類似惠民政策,反而有些良心僱主主動提供津貼,如購置家具和工作設備,即使在家辦公只屬臨時措施。亦有公司在第三波疫情時安排員工在家工作,補貼其冷氣費,以及發放特別津貼購買防疫工具。不過,也有企業實施在家工作期間不止沒有津貼,更趁機削減開支、變相減薪等。在這艱難時期無法開源,只好節流亦無可厚非。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