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Facebook 廣告控訴

    Eric Chong
    商業・科技・創業・編輯

    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控訴,目的是要主導社會輿論,站在道德高地。不過, Facebook 在 12 月 17 日買下美國三份主要報紙《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的內頁廣告,指控蘋果公司的新系統扼殺小商戶,卻未必能成功爭取民意認同。

    Facebook 的廣告標題「為所有小商戶,我們與蘋果公司對立」,指控蘋果公司在 iOS 14 上限制廣告識別編號( IDFA ),變相杜絕個人化廣告,將令小商戶的廣告效益大減六成。

    IDFA 用於跨程式和平台記錄用戶的網上行為,最常見的例子是在網店程式瀏覽過某件衣服,之後無論看新聞網頁、社交網總會見到這產品的廣告,背後就是靠 IDFA 識別用戶。又例如在社交網或通訊平台提及過某件產品,接下來又會出現相關廣告,有如被監視一樣。

    事實上,加強私隱功能的 iOS 14 並沒有封殺 IDFA 功能,只是將過去預設開啟的狀態,轉為預設詢問用戶,安裝程式後首次開關由用戶自行選擇。不過,業界普遍認為用戶會選擇關閉,令 IDFA 失去超過一半用戶數據。由於數碼廣告業界迴響較大,蘋果公司暫緩至 2021 年初才執行這功能。

    廣告收入急挫五成

    失去用戶數據,最直接影響必定是 Facebook 。該公司在今年 8 月曾用 iOS 14 測試版做過小實驗,廣告收入急挫五成。要知道, Facebook 掛名社交平台,實際上是廣告公司,單在今年第三季便收 214 億美元,按年大增 22% ,當中超過 98% 收入來自廣告。若蘋果公司全面實行 IDFA 選項, Facebook 的損失可想而知的嚴重。

    過去用戶別無選擇,任由 Facebook 取用私隱數據,造就如此龐大的廣告收益。該公司刊登全版廣告炮轟,目的為保障利益,不過要故事說得動人,便搬出小商戶做主角。 IDFA 另一作用為目標廣告提供數據,亦可追蹤廣告成效,鎖定目標群組自訂廣告可提高效益。

    蘋果公司還權於民,似是回應日漸增強的私隱意識,於是動了 Facebook 和數碼廣告業的芝士,其實背後另有計算。該公司早在兩年前推出 iOS 的廣告追蹤架構 SKAdNetwork ,不追蹤用戶和設備,只記錄行為。換言之,廣告平台日後要取得同類數據,便要採用 SKAdNetwork ,全面投入蘋果公司的生態系統。說到底,就是兩幫人的利益之爭。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