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科技教育從小做起

    kaWing
    kaWing
    從事科技教育報導逾十年,見證香港電子學習及STEM的興起和轉變,近期關注AI及特殊教育。

    科學角度討論 全人教育發展

    昨日香港懸掛八號風球,但隨疫情期間新常態形成,《 2020 全人發展論壇 ── 從情緒支援及教育科技講起 》如期改在網上舉行,當中數位參與研討者能真實講解香港教育所面對的複雜現況,雖然此論壇不是政策公告,但值得熱心理解教育的相關人士聆聽和參與,從而對未來有更整體和清晰的觀感。

    Facebook 明禁「勸阻接種疫苗廣告」

    觀感和取態是兩面刀,一直鮮有立場的 Facebook 早前公佈政策,明確訂定將禁止「勸阻接種疫苗廣告」。另一方面,所有接種廣告需獲得授權及提供付款人資料。此項活動將率先在美國執行,並預計會推廣至全球。

    實踐真抗疫教學模式 探究未來學習

    數碼原生代( Digital natives )獲得知識的渠道十分多,甚至可說是垂手可得,要吸引或找出動機學習就變得困難。猶幸在疫情期間,有教師反思教學及學習真諦,運用工具實踐能適用於結合傳統面授課及在疫情期間或會停課的真抗疫教學模式。

    現時不少國家已將運算思維納入常規小學課程,香港的小學電腦科課程內容及定位值得深思。小學時期是培育兒童探索知識和好奇心的重要階段,這時要是教師和家長的心態正確,給他們適切和愉快的科技教育,打穩根基,下一代未來將會走得更遠。

    目前於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任教的老潔茵老師(Kitty),曾任教中學十多年,近年轉教小學是為了作教學新嘗試,現時與兩位教師合作教授 CoolThink@JC 的課程。 CoolThink@JC 是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策動推行,此計劃旨在啟發香港學生在日常生活中發揮數碼創意,超越單純科技消費者角色,在解決問題、創作與新範疇上掌握科技應用。她指出:「中學的電腦科課程,老師無論如何教,總得面對課程框架,但小學則有更大自由度。」

    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
    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擔任教授 CoolThink@JC 課程的三位教師(左起)何文彥、老潔茵和鄺靈俊。

    小學教育彈性大
    老師創新空間更寬廣

    至於小學生是否合適學習運算思維?她表示,其他國家已將運算思維納入小學課程;此外,今年她看到有些小一、小二學生已能充份掌握「Repeat」和「End」等編程概念,故此教師不用過度憂慮學生不懂運算思維。她建議編程應從小學開始學習,她解釋道:「學習需要過程和時間,例如小學生寫程式要用十步方可完成目標。曾受運算思維教育的學生,當他們升上中學時,或許只需用三步就能解決問題,從小學開始學習會有優勢。」她注意到小學的課程較有彈性,學生學習及考試壓力較少,小學教師會有較多空間創新。

    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
    老潔茵老師表示小學生有能力掌握運算思維。

    編程教育漸見突破
    學生做習作投入感高

    Kitty 續講解,以往編程的教學方式過於抽象,小朋友很難理解,但是過去幾年由於全球在編程教育的突破,教師和學生可以重新出發。「自從 Scratch 、 App Inventor 和 Mirco:Bit 出現之後,很多概念能夠具體呈現,幫助推動運算思維教學。」她說如果學生學編程時久久未見成果,會覺得學習的事物與自己無關,感到迷失和不知自己為何要學。現時只要簡單的編程,學生就可即時看到成品的效果,變得非常投入。她除了教授編程,還會加入製作多媒體內容的教學,讓能力不一的學生透過各類學習經驗找到成功感。

    她強調要讓學生多動手自己做習作,不要提供 Model answer (模範答案)。她期望學生長大後可以開展協助弱勢社群的項目,以知識貢獻社會。

    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
    近年發展出簡單的編程方式,學生能親自動手做,提高了學習動機,加上沒有 model answer ,有效令學生從不同學習經驗找到成功感。

    學生展現超凡學習能力

    採訪當日,記者感受到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的學生擁有超凡的編程實踐能力。該校學生何紫悠、秦朗亭、劉德琦從日常生活出發,利用編程結合感應器,製作外型可愛趣緻的電子寵物。同學亦能夠清楚解釋設計源起、理念、外觀特色、不同部件的物料和功能,完整地表達他們的思路和創意。
    他們還懂得各類感應器的效能差異,見多識廣。熱愛編程的徐子樂,放學後,他習慣在家編程設計遊戲,與家人和朋友同樂。劉清榆的志願是做醫生,希望將來融合醫學和科技幫助病患。

    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
    四位學生(左起)何紫悠、徐子樂、劉德琦和秦朗亭分組合力設計出電子寵物。

    教師學生實力無分性別
    差異來自技能態度

    最後一條問題是教授IT科目,對女性老師來說,是否有遇到較多困難?Kitty 回應,現時學界任教電腦科的男老教明顯較多,但她不認為女電腦科教師會較遜色。她說:「以往在科技教育的交流活動時,對方都是關注自己的教學往績。現時資訊科技界也有許多傑出的女性,我沒感受到差異對待。」她認為在男性較為主導的地方,如果女性有突出表現,別人會另眼相看並且更加尊敬。就學生的性別與學習表現,她認為:「這與性別無關,分別在於他們的
    技能和態度。」Kitty 本身就是學生的榜樣,「我好喜歡學習,尤其是 IT 的事物,放假時自己在家也會用 Micro:Bit 做很多作品」,興趣加努力就是她的實力來源。

    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
    小學生的運算思維思路十分清晰,能清楚說明同類型不同款式,感應器的效能差異。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