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改名轉運?

    Eric Chong
    商業・科技・創業・編輯

    風水學有改名轉運,不少藝人就此趕去霉運走紅。熱衷中國文化的 Mark Zuckerberg ,不知是否懂得這道理,將名下的 Facebook 改名 Meta ,是為尋求新突破?還是在轉移外界焦點?要知道,這間社交網絡近期備受「 Facebook 文件」( Facebook Papers )醜聞困擾,揭發 Zuckerberg 的社交平台六大罪狀。

    Facebook 前數據工程師 Frances Haugen 早前向華府和傳媒爆料,提交上千頁內部文件,力證 Zuckerberg 和管理層為求利益,不理內部警告,讓社交平台持續散播仇恨、政治鬥爭和煽動言論。 Haugen 在 10 月於電視節目《 60 分鐘事時雜誌》( 60 Minutes )以真樣示人,之後還到美國和英國國會作供。

    用仇恨增長業務

    美、英兩國十多間傳媒一同研究這批內部文件,總結出 Facebook 的六大罪狀。其中《華爾街日報》在 9 月先揭露文件部分內容,指出 Facebook 設有如白名單的 XCheck 系統,數百萬名人、政治人物等發表的言論會避開既有的審查機制。有違之前這公司曾宣稱 30 億用戶遵守同樣的社群守則。

    另一嚴重指控是 Facebook 未能有效地監管全球大部分地區的內容,尤其非英語地區。內部將八成資源用於打擊美國的錯誤訊息,全世界瓜分餘下 20% 。 Facebook 明知這平台在非英語國家容易受專制政權濫用,卻束手無策。

    還有被指煽動仇恨內容,其中貼文獲得的表情符號,「嬲嬲」的評分比「讚好」高 5 倍,用作刺激用戶情緒提高參與。但吸「嬲嬲」的貼文大多是假訊息、低劣新聞。

    其餘罪狀包括: Facebook 不理解自身演算法、無視販賣人口危機、 Zuckerberg 的公開聲明常與內部研究牴觸等。 Haugen 在西敏宮指出,憤怒和仇恨是 Facebook 的增長方式。爆出醜聞之後, Facebook 股價回落,失去 1 兆美元市值地位,被 Tesla 迎頭趕上。

    改名擬轉移視線

    面對指控, Facebook 並未有正面回應,還暗示要向前看,專注發展元宇宙。 Zuckerberg 在 Facebook Connect 2021 網上會議化身未來科學大師,不斷描繪日後的元宇宙世界。最後還有「 one more thing 」,公布母公司 Facebook Inc. 改名 Meta ,旗下分元宇宙和社交平台業務,即 Facebook 、 Instagram 、 WhatsApp 等歸入後者。他更明言會側重元宇宙業務。

    「 Facebook 文件」可謂比 Cambridge Analytica 外洩用戶數據事件更嚴重,這時候改名,似有轉移視線之嫌。其實,沒有現在的社交平台業務,無論是 Facebook 或 Meta ,之後的元宇宙也是空談。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