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視像會議進化論

    方 保僑
    方 保僑
    於 IT 及電子消費品市場工作超過二十年,創辦多個業界組職及為多個非營利機構擔任委員及提供專業意見。

    2020 科技回顧

    2020 年對全球人來說,絕對是驚心動魄的一年;疫情爆發至今已經超過一年,但似乎沒有退卻的跡象。今年的科技展覽會,除了年初在拉斯維加斯舉行的 CES2020 之外,幾乎全部被取消,或者改以網上形式有限度地舉行。那是否代表科技沒有進步?當然不會,只是發展的方向與正常的有所分別而已。

    Apple 大耳牛

    Apple早前突然推出罩耳式耳機(俗稱大耳牛)的 AirPods Max ,採用 H1 晶片,內置九個咪高峰,具有主動消噪( Noise Canceling )、通透模式和杜比全景聲( Dolby Atmos )等功能,售價為港幣 HK$4,599 ,現已可在蘋果官網及各大零售點訂購。

    MeWe 初體驗

    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引發起網民在社交媒體熱烈討論,各大社交媒體包括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 YouTube 等,都嘗試核實網民分享新聞的真確性,就連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帖文也不例外。很多社交媒體都會利用人工智能系統篩選網民的帖文,卻可能因為系統設定未及人性化及過分敏感,令到部分看似「無關痛癢」的帖文或留言,也一併被刪除,甚至整個帳戶被暫停,此舉引起許多網民的不滿,紛紛聲稱要杯葛主流社交媒體,轉用其他新興的社交媒體。

    大家正經歷一場世紀疫症,這場大災難除了造成全球超過 2,200 萬人確診,死亡人數更接近 80 萬,與此同時也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習慣,可能不是暫時性,最後更可能會變為一種習慣,例如大家現在都習慣了戴口罩,就算疫情退卻,大家何時才可以真正脫下口罩?另外,大家現在也習慣了網上購物,或者網上訂購食物外送,相信就算疫情消失了,已經令大部分人習慣了網上商貿。

    猶記得在 3G 服務推出的年代,當年的手機就已經有視像會議的功能,但是多年來視像會議也不太流行,就算 iPhone 推出 FaceTime ,真正有需要使用此功能的可能都只是親朋戚友或者情侶。商務使用的視像會議用途更加狹窄,以往視像會議不論硬件和費用都非常昂貴,所以除非是國際級會議,或者董事會議才會使用視像會議外,基本上本地的會議都希望大家儘量出席。當然疫情突擊,很多人需要在家工作,視像會議成為日常工作一部分,於是大家就開始採用視像會議,甚至令到很多人變成「專家」。

    現在市面上最流行的視像會議軟件包括 Zoom 、 Google Meet 、 Microsoft Teams 、 Skype for Business 、 Cisco WebEx 、 GoTo Meeting 、 BlueJeans 等,各種軟件都有不同的功能和優勝之處,不過以往大家對視像會議的需求沒有這麼大,競爭自然也沒有那麼激烈,所以一般視像會議系統功能都比較簡單。 Zoom 一開始能夠脫穎而出,主要是因為其功能比其他競爭者強大,而且性價比高,可惜爆出保安漏洞,雖然問題最終得以解決了,但亦令其他競爭對手有時間追近,譬如現在有不同的視像會議程式,都增設了虛擬背景,這絕對能方便很多在家工作的員工,同時又不希望其他同事看到家中環境混亂的最佳功能。還有登入密碼及等候室,有些視像會議軟件更加入文件協作功能,一邊開會一邊修改文件,確保萬無一失。我相信很快會有視像會議軟件可以支援美顏功能,一定會深受 OL 的愛戴。

    您會感興趣的內容

    相關文章